散步

明月楼

【ALL黄】穿越到ALL喻文里怎么办?11

11.

 

 

黄少天追悔莫及。

早上从床上醒来,趁着叶修不在他就从兴欣跑出来了。他觉得自己没脸见人了,为什么莫名其妙跟叶修发生这种事???昨天那种空虚的感觉他还记忆犹新,而现在他浑身都充满了满足感!他的身体是怎么了?

队长,我对不起你!!!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黄少天眼眶都红了,心中又懊恼又伤心。

“黄少?“

黄少天抬起眼,正看到于锋一脸诧异地看着他。

“你怎么了?“于锋本来是心情不好出来走走,没想到就远远看到熟悉的人影,此刻见他眼眶发红的模样,于锋顿时心慌了,从来天不怕地不怕蓝雨的宠儿什么时候变成了这副模样。

“没事!”黄少天撇开脸,一时不想理他。

“怎么会没事?”于锋着急的失去了平时的冷静,“谁欺负你了?”

“谁敢欺负本剑圣啊!!!胡说八道!!!本剑圣才不会让人欺负。”黄少天立刻出言反驳。“于锋你小子别以为成了百花掌门就了不起啊,有本事陪我PKPKPK……“

说罢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抽了冰雨就上前,现在他心绪难平,正想发泄发泄。于锋被他逼得没办法,也因为平日陪他PK惯了,于是也召出奔雷,两个人打了一架。最终黄少天跳了出来。

“算了算了,你又不尽全力,不打了不打了,走了走了回去了。“

说罢抽身就走,身后于锋默默跟着他。

 

 

到了嘉世,发现今日实在有些诡异,众人脸色有些不对。

“这是怎么了?”黄少天奇怪了。

于锋也摇了摇头。

有仆人看到两人,连忙迎了上来。

“黄少侠,于掌门,你们在这儿呀,快快,请到议事大厅。“

“什么事儿呀?“

两人面面相觑,跟着仆人到了嘉世的议事大厅,却见各派的人都在,而大厅中间却摆了几具尸体,身上盖着白布。

黄少天知道出了大事,连忙到喻文州身边:“文州,怎么回事?“

喻文州告诉他经过。

原来昨日陶轩突然叫他们几位掌门过去,说是听说几位门派的年轻弟子听说出现了天阴蜥蜴,所以赶往猎杀,他有些担心。而到了天亮的时候,果然噩耗传来,这几位年轻弟子本来一惊猎到了天阴蜥蜴,没想到半途竟然遭到了君莫笑的劫杀。

放屁!!!!!!!!!黄少天大怒,这真的是放狗屁,昨日明明是他跟老叶在一块,遭到了刘皓他们的劫杀,怎么会成了君莫笑劫杀年轻弟子?

“威儿,我的威儿呀!“其中一个掌门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这死的其中一个这是他的宝贝儿子。“各位掌门,你们一定要想办法为我的威儿报仇啊?”

“你们,怎么知道就是君莫笑干的?”黄少天尽量屏住怒火,他并不是鲁莽的人,这会儿知道这八成是个陷害君莫笑的陷阱。

“是我亲眼看到的。”一个年轻弟子说道,“我跟几位师兄一起去猎杀天阴蜥蜴,没想到被一个穿着花花绿绿手中还拿着伞的家伙给劫杀了,是几位师兄保护我我才能逃脱出来。那个家伙的样子除了最近江湖盛传的君莫笑还有谁?“

黄少天冷笑:”你又没见过君莫笑,就凭衣服和武器怎么能认定是君莫笑?“

刘皓脸色一沉:”黄副掌门,听你这话,你似乎跟君莫笑很熟悉?“

”你……“

喻文州微微一笑:”刘副掌门别误会,少天他只是就事论事,不想在事情没弄清楚前产生误会。“

黄少天听喻文州开口了,便住嘴不谈。

接下去陶轩和刘皓便引导众人,说杀人凶手是君莫笑,让全修真门派都联合起来对付君莫笑,像明白内情的喻文州,韩文清等人自然不可能被煽动,可是其他不明真相的都义愤填膺,那些死了子侄弟子的恨不得将君莫笑千刀万剐。

等开会结束,黄少天跟着喻文州回到房间,黄少天忍不住道。

“靠,这招太毒辣了,先将君莫笑的名声搞臭,将来就算大家知道君莫笑就是老叶,他们也有办法将脏水往老叶身上泼。都怪老叶平时太低调了,都不出来露面,认识他本来面目的人很少,这些不明真相的被一鼓动,真的会去找他麻烦来着……“

喻文州静静听他说完,若有所思:“少天……昨日是去找叶神了吗?”

黄少天愕然,顿时想起了昨夜发生的一切,于是尴尬内疚就袭上心头,再也不敢去看喻文州的眼神。

“这这……我我……”

见他居然说不出话来,喻文州眉头紧蹙。

“少天,看着我。”

黄少天头皮发麻:“我我我我先回房了我……”

“少天!”喻文州加重语气。

黄少天无奈地抬头看着他。

“你和叶神已经发生了什么吧……“

“没没没……“看着喻文州清澈明亮仿佛看穿一切的眼神,黄少天闭上嘴巴,算是默认了。

喻文州沉默着,眼里的失望和痛楚一闪而过,却让黄少天差点心碎了。

“对不起,对不起……“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说对不起有什么用呢?

“文州……“黄少天上前一步想去抓他的手,喻文州却后退一步避开。

“少天,我还有事,先回房了。“

喻文州转身就离开了房间。

黄少天看着空在原地的手指,缓缓收回来蹲在地上抱住了脑袋。

怎么办啊。。。他该怎么办!!!!!!!!!!!!

 

 

……

 

 

表面上,嘉世大会仍然在波澜不惊地召开着。

暗地里,嘉世鼓动各门派去找君莫笑的麻烦,无奈君莫笑神出鬼没,这段时间一直没有现身,让各门派被煽动的小弟子们心火越来越旺。

一股暗潮在慢慢扩散着,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前的宁静。

而在大会的最后一天,嘉世的掌门陶轩终于在会上宣布了最重要的消息。

“修真界的斗神叶秋与妖魔为伍,被逐出嘉世!”

所有门派一片哗然,这个消息来得太过猝不及防。

“各位,叶秋自恃功高,一直让我传掌门之位于他,我觉得他这事有所蹊跷,所以不曾同意。他在万妖谷失踪之后,我忧心如焚,到处派人打探他的消息,后来终于发现了最近频频动作的君莫笑就是他,我派门下弟子去寻他,没想到他反而伙同妖怪魔物打伤了他们,这时我才知道他已经入魔。而最近我们更是发现,他为了炼化武器,竟然杀了我们不少的修真弟子,此人简直是罪不可恕。我陶轩御下不严,深感惭愧。幸亏,却邪没有被妖魔所拿走,我现在就将他授予我的关门弟子,孙翔!!”

一个年轻俊美的少年走上台前,傲然伫立,他手中拿的正是叶秋那柄却邪。

“胡说八道!!!老叶才不是这种人。”黄少天听到这里,实在忍不住跳了起来。

最近喻文州对他的态度颇为冷淡,虽然说并没有不理不睬,表明看起来还是差不多,但是他就是明显感觉到了差距,甚至没有给他们丝毫单独相处的机会。以喻文州的细致为人,若是想避开一个人,那绝对不会给人机会。黄少天心里内疚又郁闷,这火积压心头无法发泄。

这会儿听到这话更加怒火勃发,简直连肺都要气炸了,心说,这里的陶轩怎么能这么厚颜无耻,简直是颠倒是非黑白,无耻至极。

 

“陶轩,你说老叶入魔,到底有什么真凭实据?我们不可能听你片面之词啊。老叶他这么多年杀了多少妖魔鬼怪,你说谁入魔都可以,你说他,怎么可能?你说他杀了修真弟子,到底有什么凭证?人都不在,你一个人怎么说都可以。凡事讲究真凭实据,你拿得出来吗??  还有这个什么孙翔,他何德何能,有什么资格用这柄却邪?来来来,想用的话也可以,先打败我手里的冰雨。”

孙翔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忽然冷笑:“剑圣黄少天是吧,我早就听说过你了,你不说我也正想跟你打一架。看看是你的冰雨厉害还是我的却邪厉害。”

黄少天仔细看了看他的身形,心中有些了然:“好小子,原来是你。哼哼,什么你的却邪,那明明是老叶的。把别人的东西占为己有,也亏你好意思。来来来,看剑圣爷爷打得你屁滚尿流。看剑。“

说罢一记拔刀斩砍了过去,而孙翔也丝毫不怕,提起却邪就开始应战。

两人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众人本来也是要看看孙翔的实力,这一下正中下怀。但是仔细看下来,众人却都是大为吃惊,这个叫孙翔的确实有两下子,加上手中的神兵却邪,跟黄少天战了个不相上下,却邪和冰雨都是神兵,围战众人被强大的威势压得喘不过气来。

王杰希看着看着却是眉头皱起,传音给喻文州。

“少天怎么了?”

喻文州自然也看出来了,黄少天似乎后继不足。有心想让黄少天下来,又怕他分心,一时之间难以决断。就这么一踌躇之间,黄少天就觉得体内真气短暂一空,孙翔哪里会错过这个时间,一招伏龙翔天,黄少天接不住这么大的威力,身体被震得向后飞去。

“少天!“

“少天!“

两道身影腾空而起,身形极快的奔向黄少天落地的方向,还是王杰希快了一步,身形一转,牢牢接住了黄少天。

“大眼儿?“黄少天只觉得胸口气血翻腾,感觉自己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仔细一看,正是王杰希,张嘴喊了一声,却觉得喉头一甜,噗地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晕了过去。

“杰希!少天怎么样?“喻文州眼见黄少天情景不对,心中焦虑万分。蓝雨的人也都纷纷围了过来,探查黄少天的情况。

“我先带他回去医治。“王杰希也是心急如焚。

喻文州点了点头:“那少天拜托你了,景熙,你陪着去。”

“是!”

 

 

场中形势也发生了变化,这会儿站在孙翔前面的是一位面庞硬朗,英气逼人的高大男子,正是霸图的掌门韩文清。

“你方才使了什么手段?”韩文清冷冷道。明眼人自然都看得出来,以孙翔的实力不可能打得黄少天吐血,肯定是使了什么小手段。

孙翔其实心里也略有疑惑,可是他没想那么多。一看到韩文清的样子就道:“是他技不如人,怎么了,韩掌门,你也想试试我却邪的威力?”

韩文清看了他一眼:“好,让我来领教领教。“

这一张完全是硬碰硬的较量,韩文清是拳皇,而且素以力量著称。作为和叶秋几乎同时出道的修真之人,两人几乎各种较量层出不穷,总的来说两人都是天造奇才,而其中叶秋更为显著一点而已。

虽然孙翔也不错,但是毕竟年轻,对上身经百战,又是最熟悉却邪的韩文清,最后的失败也就理所当然。

最后,韩文清对着孙翔道:“小朋友现在就想改朝换代,还嫩点。“

孙翔眼皮一抽,握着却邪的手紧了紧,转身就走。

陶轩这下下不来台:“韩掌门,把却邪交给谁,这是嘉世的事情,不劳您霸图多事。”

韩文清看着他,冷然道:“嘉世的事,霸图自然不会插手,但是嘉世如果被魔族入侵,那么霸图就要管到底。“

陶轩脸色惨败:“韩文清,你不要以为你是霸图掌门就可以胡说八道,嘉世百年清誉岂容你玷污。”

韩文清冷笑:“你还记得嘉世百年清誉不容玷污就好。“

说罢,他甩袖而去。而霸图的人自然也跟着他离开。

喻文州也站了起来:“嘉世的事情,蓝雨不会插手。但是如果这事关我蓝雨的剑圣,那么蓝雨一定会追究到底。“他带着蓝雨的人也离开了。

几个跟蓝雨关系较好的门派也纷纷退出了,而留下其他各门各派也甚是尴尬,找借口寒暄几句便告辞了。

很快,刚才还热闹的嘉世现在偃旗息鼓,一片残骸。

 

 

……

 

 

王杰希仔细诊着黄少天的脉象,面色凝重。徐景熙在他焦急旁边候着。

“王掌门,黄少怎么样?“

王杰希眉头紧皱,沉吟良久。

“徐少侠,麻烦你去请霸图的张新杰过来。”

“啊?”徐景熙懵了。

“去吧。“

“好!“徐景熙为人聪慧,知道此事必然不凡,张新杰出身医圣世家,说是最好的大夫不足为过,但是黄少到底怎么了?居然连微草掌门都不能确认病情。他心中想着,脚步却不停,飞快朝外跑去,刚好碰到霸图的人,张新杰听说王杰希有情,知道是有关黄少天的伤势,不由看向韩文清。

韩文清朝他点点头。

张新杰便跟着徐景熙来到了黄少天的房间。

“徐少侠,你先去外面守着,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徐景熙看他们表情如此严重,心中更是打鼓,强作镇定点了点头出门去了。

王杰希看着他:“张副掌门,少天的情况十分奇怪,王某怕诊断有误,请你帮忙看一看。”

张新杰不废话,直接伸手诊脉。

诊了一会儿,他悚然一惊,面色一沉,然后又拿过另外一只手悉心再诊,最后才缓缓放下,抬起眼来看向王杰希。

两人面面相觑。

张新杰缓缓开口:“虽然脉象十分微弱,但只是因为时日尚短,不会错的。“

“是否可能是体内中蛊?”王杰希犹自难以置信。

张新杰摇头:“蛊像与喜脉截然不同,王掌门自知难以自圆其说。”

王杰希于是沉默半晌:“此事事关重大,还请张副掌门代为保密。“

“掌门问起,新杰不能不答。”张新杰为难。

王杰希道:“韩掌门的为人王某信得过,告诉他无妨。”

张新杰点了点头:“新杰明白了。”

张新杰出来的时候,喻文州已经在门口等候了,他听说请了张新杰,就知此事非比寻常,但他还算能沉得住气,示意卢瀚文这个年纪小的安静,耐心在外等候。

等张新杰离开,王杰希却又是屏退了其他人,只把喻文州请进房中。

床上的人还在沉睡,脸色却比方才红润了许多。喻文州看了看他的脸色,又望向王杰希,沉声道。

“说吧。“

“他的脉象很奇怪,伤势倒不是很严重,我已经帮他疗过伤,没有大大碍。他方才受伤事实上是因为体内有股神秘的力量在消耗他的真气,使他真气空虚,才会为敌所乘。”

喻文州只觉得心脏怦怦直跳:“什么力量?”

王杰希闭了闭眼:“是喜脉。”

“喜脉?喜脉?”喻文州睁大眼睛,这位一向泰山崩于前而不褪色的蓝雨掌门此刻满脸不可思议,失声道。”这怎么可能?他……他是个男子……“

王杰希摇了摇头:“我也是头回遇到这样得奇事,难以确诊。所以才会请张副掌门过来帮忙确认。文州,无论如何难以接受,这都是真的……”

喻文州闭上眼睛,稍微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良久,他再度开口。

“你和张副掌门都确认的事情,必然没有问题。”

王杰希看了他一眼:“这孩子是不是……”

喻文州苦笑:“不是我的。”

王杰希沉默,脉象时日尚短,也不可能是他的。那么?

“是叶神的。“

“什么?“王杰希诧异。”你确定?“

除了他还能是谁?喻文州苦笑。少天都承认了不是吗?

“那现在怎么办?”

“对外先封锁消息,这个孩子是少天的。这件事只能等少天醒来再处理。“

王杰希听出了他话语中的苦涩,看着他蓦然苍白的脸色,隐隐知道了些什么。

他点了点头。

“好!”


评论(29)

热度(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