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步

明月楼

【ALL黄】穿越到ALL叶文里怎么办?1

基本跟ALL喻文那篇是同时写的。O(∩_∩)O



1

黄少天要疯了。

从ALL喻的漩涡里面出来不久,他为何要手贱点进一篇ALL叶文。

在这篇文里,叶修是位太子,而他这里也是某个小将军,是叶修的伴读,也是叶修从小喜欢的人。

但是他简直是天真无邪党,缺乏大脑的惹祸精,老是惹事生非,为了替他善后,叶修跟将军韩文清,丞相喻文州,别国的小王子周泽楷,国师王杰希,小王子孙翔等等有了一系列的关系,后来还有了肌肤之亲。

后来黄少天发现了之后,觉得他恶心,嫌弃他,但是又忍不住上了他,囚禁他……

黄少天掀桌。

这些作者脑筋秀逗了吗?我堂堂剑圣凭啥喜欢囚禁PLAY。一个两个把他写成了虐待狂。上次对喻文州求而不得要囚禁他也就算了,这回明明是个直男,明明前期还嫌弃的不行,为啥突然之间OOC要压倒一个男人,而这个男人还是老叶!!!啊啊啊啊天哪不能再想下去了。太可怕了啊。

于是嘴巴闲不住的黄少天忘记了上次的教训,故态复萌对作者口诛笔伐,吵嚷不休。而电脑对面的小妖女(笔名妖里妖外)透过电脑看到了某人的一脸不忿得嘀嘀咕咕个不停的样子,不由想起了闺蜜小魔女的遭遇……原来是你啊!!!小妖女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于是黄少天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了古代的屋子里,而缩版的身体告诉他自己回到了六岁啊泥煤!!!!!!!!

救命啊!!!

有过上次经历的黄少天很快淡定下来,好吧,总有一天他会从这里出去的,不要紧,就当做个梦好了。不过这次,他决定不管了,特么管他们去爱恨情仇压来压去,他要做个修仙党,不参与其中。

就这么愉快得决定了。

黄少天打定主意,抱着柔软的枕头打算再睡个回笼觉。

突然有个蹬蹬的脚步声出现在耳边,一个清脆的小嗓音响起来。

“少天,少天起来了!”

“让我再睡会啦。”黄少天死抱着枕头不放手。

“可是少天,你忘了吗,我们今天要进宫去玩哦。”

进宫?黄少天想起书中第一章就是给皇子叶修选伴读的事,把各家小孩都带进去了。黄少天揉揉眼睛,坐起身来。

只见自己床前站着一个小豆丁,跟现在的他差不多大的样子,长得真是可爱又好看,还莫名有点眼熟哎。

黄少天眨眨眼又眨眨眼。

“队长?”

“队长?”小豆丁看着他一脸疑惑。

黄少天一开口也是奶声奶气:“你是不是喻文州啊?”

喻文州:……

“少天表弟你还好吗?不认识表哥了吗?”

“哇好可爱啊,原来队长小时候长得这么可爱呢。”见自己猜测成真,心花怒放的黄少天张开自己小爪子去抓喻文州粉嫩嫩的小脸。

喻文州:……

“少天你再淘气我要生气了哦。”

“哦哦,我不敢了。”看到喻文州小脸一沉,虽然是个这么小的孩子,黄少天还是立马怂了,乖乖放下手。

见表弟乖巧的样子,喻文州开心得点点头,表弟真可爱呢。

“快点起来吧。"

黄少天正想愉快得答应突然想起今天可是个大日子,他就是因为跑去宫里才和叶修结下孽缘,所以他才不要去凑热闹嘞。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所以他忽然捂住肚子躺倒在床上。

“5555,我肚子痛。”

“怎么了怎么了?”喻文州急得爬上床,将小手放在黄少天的额头上。

“我不舒服,我起不来啦。”黄少天眨巴着大眼睛委屈巴巴得说。心中暗赞自己真是演技派。

很快,喻大人和喻夫人带着太医赶到了。

喻文州的父亲名叫喻宁,在当今官拜吏部侍郎,而黄少天因为父母都不在了,爷爷又要出去打仗,所以才会被送来住在喻府,他姑妈喻夫人非常疼爱他,此刻见小家伙有气无力的样子也是吓坏了。

不过太医诊断来诊断去也没发现什么问题,看着夫人着急的样子,最后只能说天气太热可能小家伙中暑了。

这么一来,黄少天自然是去不了皇宫了。

黄少天不去,喻文州也不想去了,他本来就去过皇宫了的,不过是因为黄少天没去过,所以才想陪他去,他非常喜欢这个可爱的表弟,所以宁愿留在家里陪他。

“可是皇上的旨意……”喻大人犹豫道。

“天儿这个样子怎么去呀。”喻夫人道,“再说了这么多王公贵族的子弟,也不差咱们这两个。老爷,说实话吧。伴君如伴虎,咱们何必去趟这趟浑水呢。”

见夫人看得通透,喻大人也只好点了点头,儿子聪慧伶俐,如果能被选为皇子伴读,那自然前程无量,但是如夫人所说,伴君如伴虎,也未必是件好事,所以他说。

“那好,我现在就去回禀皇后娘娘。”

喻大人走了之后,喻夫人抱着黄少天:“天儿,怎么样,难不难受,想吃什么?”

现在是夏季,天气炎热,黄少天确实也受不得热,这会儿有点蔫蔫的,嘟嘴说:“想吃红豆冰沙。”

“红豆冰沙……是什么?”喻夫人和喻文州都愣住了。

于是黄少天就开始绘声绘色得描述什么是冰沙,喻文州眼珠一转。

“娘,少天说的这个我看也不难做,家里冰库里面不是有冰么?……”

于是很快地一碗红豆冰沙就呈现在黄少天面前,黄少天伸出双手一把抱住了喻文州:“唔,文州文州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mua……”黄少天开心得在喻文州脸上mua了一口,然后就开始抱着碗大快朵颐。

喻文州摸了摸被亲的脸颊,忽然脸上起了飞红。喻夫人在一旁看着偷偷乐,哟,自家从小就规规矩矩的儿子居然脸红了哟。

 

躲过了致命邂逅的黄少天放松了一口气。后来听说叶修选了大将军府的苏沐秋成为伴读,更加觉得没自己什么事儿,非常开心。家里叫了老师教孩子们念书,喻文州念得专心,黄少天毕竟内里已经是个成年人,觉得十分无聊,于是就趁着喻文州专心念书偷偷往外溜。

这天他一个人爬到了后院一棵树上掏鸟窝,那棵树十分巨大,黄少天爬到树上一瞧,发现这是两个院落的交界处,从这里可以看到隔壁院落里面几个小孩子正玩着蹴鞠的游戏。

黄少天看着有趣,就顺着一根粗壮的枝桠爬到了更近的地方,坐在上面看。

只见其中一个小孩儿跑得特别得快,带着那个编的球一直往前跑,到了临门一脚却射偏了。

“啊,太可惜了!”黄少天看的激动,这时大叫出声,站了起来,一时忘记了自己在树上,脚下一滑,登时便往下掉。

完蛋了!!!黄少天脑子里就闪烁着这几个大字,他现在是个六岁的小孩,这树起码有两层楼高,他摔下去非死即残呢。这么想着,黄少天不由得闭上眼睛。

砰,黄少天觉得自己好像是没掉在地上,被人接住了,他偷偷睁开眼睛一看,见是一个威武挺拔的少年把自己接住了。

小脸其实挺好看的,但是绷得紧紧的,似乎有点儿眼熟。黄少天眨眨眼,又眨眨眼。

那少年其实早就注意到了在树上的黄少天,所以才能在他跌下来的时候飞身来救,此刻落在怀里的小孩儿粉雕玉琢的,一双大眼睛受了惊吓般懵懂懵懂的,觉得有点可爱。

“你是谁啊?”

此刻其他小孩子也都跑了过来,围着他看,其中为首的一个大约也就八九岁的年纪,穿着金丝锦服绑着玉带,大眼睛瞅瞅他。

接住黄少天的少年把他放了下来,黄少天惊魂甫定,一连串话就说了出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吓死我了啊吓死我了本少差点就被吓得归位了好吗?不过话说回来如果能够摔回原来的世界那也是件好事啊,不过更有可能是被摔死。说来全怪你好吗?”黄少天戳戳为首的那个小孩,“那么好的机会你都没有射进去,不然我怎么会一时忘记在树上掉了下来?你是不是个棒槌啊……”

众人:……

这小孩看着可爱,怎么话这么多啊。

刚才救黄少天那个少年皱着眉打断他:“你这个小孩,怎么敢对太子殿下这么说话。不想活了吗?”

太子殿下?

黄少天目瞪口呆,不可置信得看着眼前的人。

“你……你是叶修?”

“放肆,你竟然敢直呼太子殿下的名讳。”

黄少天被喊得一激灵,看看表情十分严肃让人胆战心惊的少年,心中大惊,这,这莫非就是韩文清?

叶修笑眯眯一摆手:“没事啊,文清啊,不知者不怪呀。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你才小朋友你全家都是小朋友。”被触发了反射机关,黄少天想也没想就回怼过去。

众人:……

黄少天这才想到自己说了什么,惊恐地拿小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完了完了,怎么办啊,他忘了这可不是现代,这是那个皇权至上,说错一句话写错一个字就要被拉出去砍头的古代啊。肿么办,5555,他不想死啊。

叶修看着小孩脸上五彩缤纷的颜色,心里差点笑到肚子痛,这小孩太有趣了。

站在旁边的另外一个小孩儿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这小孩真是太好玩了……”

叶修瞪了他一眼,努力板正小脸。

“你这小孩如此胆大妄为,待本殿下查清楚你是什么人之后,全家满门抄斩。”

黄少天大惊失色,忍不住伸手去拉叶修的衣袖:“别啊别啊别啊,老……不不,太子殿下,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刚才还想为你叫好来着,太子殿下你大人大量不要跟我小孩子一般计较啊,看我真诚的大眼睛……”

额……

叶修望着被扯住的衣角,听着那些可爱的故作成熟的话语,看着那可怜巴巴的小眼神,肚子简直要笑痛,脸上还是很严肃。

“让我不治你的罪也行,那你要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是哪家的小孩,为什么会在树上偷看。”

黄少天老老实实回答:“我叫黄少天,我就住在隔壁的喻府里面,我今天到树上去掏鸟蛋,不小心就看见你们在踢球啊,你刚才带着球一路跑啊,我就很想给你加油,结果你就一脚踢空了……不是我说你啊,真的这么好的机会,球门大开,四面也没有人把守,你怎么能一脚踢空呢?这不科学啊,肯定是你做的姿势不对,你运动得太少了对不对?……”

众人:……

叶修黑线,这小孩真能叽歪。

黄少天看了看叶修的脸色,心虚得止住话头,强行拉回飞出十万八千里的思绪:“……就是这样啦,真的很简单很明白对不对?我没有恶意的啦。”

很简单很明白个鬼。众孩子心中异口同声。

“你刚才说隔壁的喻府?”叶修旁边的小孩若有所思,“你说的喻府莫非是喻宁大人的府邸?”

黄少天点点头:“是啊是啊!”

“哦?那喻文州是你什么人?”叶修饶有兴致得问。

“是我队……哦,是我表哥呀。”

哦,原来他就是岭南王的小孙子啊。叶修点点头:“沐秋啊,原来喻文州就住你隔壁啊,你怎么不早说。”

苏沐秋撇撇嘴:“我也不知道啊,我从大门去他们府上要很远的好么。”

“原来如此。”叶修笑眯眯的,“那要不这样,走吧,我们去拜访一下喻大人吧。”

 

 

于是叶修领着一群小孩子浩浩荡荡得来到了喻大人府上,虽说后院只隔着一道墙,谁料正门真的十万八千里。

喻府此刻正一团乱,喻宁不在家中,上朝办公去了,喻夫人正听说黄少天不见了,正带着一群人翻来覆去得找呢。此刻听说太子爷驾到,不由的一愣,太子这会怎么会来这里。

还是喻文州冷静:“娘,我看太子过来一定是有事,你先吩咐人开门迎接吧。”

“好!”

喻夫人稳稳心神,带着喻文州和家人出门迎接。

结果到了门口就看到站在叶修身旁的黄少天。

“姑母姑母,文州文州!”黄少天欢脱得要跑过去,被旁边的韩文清一把拽住。

“不得放肆。”

黄少天看着未来的韩大将军,怂了,乖乖不敢乱动。

“天儿。”喻夫人愣了下,见他一点事也没有,所以倒也安心了,恭恭敬敬给叶修请安问礼。然后把一群孩子都接进去了。

“请问太子殿下如何跟天儿在一起的?”

叶修将发生的事说了一下,又看了看旁边的黄少天。

“上次听母后说喻大人家有位小公子生病所以没来,莫非说的就是他么?”

“是啊,那天天儿突然生病了,所以不能去面见殿下。天儿其实很向往皇宫的,刚来的时候经常说着要去皇宫瞧瞧呢。”喻夫人道,心中却暗自想着这小娃儿最近倒是没有提及这件事了。

叶修笑眯眯地望向黄少天:“是吗?”

黄少天心里咯噔一下,马上回嘴:“姑母姑母,那是以前我不懂事好吗?文州表哥和我说过了,皇宫不是什么好地方,皇宫里面的人都好可怕,动不动就要杀人,一不小心就要被砍头的,我现在长大了,懂事了,不想去了。”他一脸“信我信我”的表情看着大家。

众人:……

叶修皮笑肉不笑地看向喻文州:“文州?”

喻文州:……我不是我没有,少天表弟你不要坑我好不好?

“太子殿下,少天可能是不小心看了什么不切实际的话本,你知道市井之徒的这些东西都是瞎编乱写的,您不要当真。少天,是吗?”喻文州看向黄少天。

黄少天心虚,忙不迭点点头:“对对对对对,队……表哥说的都对。”

叶修笑眯眯地:“那这样吧,我今天就带你去皇宫看看好么?”

“可不可以不去?”黄少天弱弱地,往韩文清背后靠去,还拉住了他的袖子。

韩文清:……

叶修:“我们皇家是礼仪之邦,可不能被小小的话本给污蔑。文清,把这个……黄少天是吧,带回去!”

“5555,姑母……”

黄少天泪眼汪汪地看向自己的姑母。

喻夫人看着心疼,但又不敢反驳,喻文州只好站出来。

“那我陪少天一起去吧。”

 


评论(12)

热度(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