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步

明月楼

【ALL黄】穿越到ALL叶文里怎么办?2

2

不妙啊。

坐在轿子里的黄少天皱着小眉毛思考。

怎么又开始走剧情了呢?

他和叶修怎么又见面了呢?

他怎么还是进宫了呢?

仔细回忆书里面的情节,当年年少不更事的他初入皇宫到处乱跑结果被韩文清给抓到,结果叶修把他给救了,还对他特别的好,从此本来就不喜欢他的老韩对他更加的没有好眼色,觉得都是他耽误了叶修这个太子。

啊啊啊啊,肿木办?

喻文州摸摸小下巴,和蔼亲切地说:“少天啊,怎么啦,跟表哥说说看。”

5555,小豆丁黄少天立刻抬起头,抓住了喻文州的手:“文州文州,一会儿如果叶修让我当他的伴读,你可千万不要同意,千万要救我呀嘤嘤嘤……”我后半辈子的人生就全交给你了我万能的队长啊嘤嘤嘤……

喻文州:……

“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黄少天严肃地说,“我昨天梦见叶修以后可能会当皇帝,我觉得跟在他身边很危险。”

喻文州:……

“太子殿下本来就是未来的君王。不过爹爹说,伴君如伴虎,那好吧,我肯定想办法不让你当这个伴读。”

“文州你最好了。”黄少天嗷呜一声揽住了喻文州的脖子,差点热泪盈眶,果然普天之下只有队长足够他信任。

 

 

半个小时之后,黄少天坐在小轿子里面看着皇宫眼花缭乱,嗷,虽然以前去过故宫,但是那是旅游景点哟,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真的来一趟皇宫,这么豪华,这么大,这么生机勃勃,真想拍照拍下来,拿回去给他们看……

额,好吧!!!他回不去了,而且他想拿去看的那些人大部分也住在这里好吗?

“臭哥哥,你终于回来了。”

一行人到了太子的寝宫,里面奔出来一个小孩儿,对着堂堂太子殿下大叫。

叶修笑眯眯地:“秋啊,功课做好了吗?愿赌服输啊。”

“你!!”叶秋气呼呼的。

黄少天张大嘴巴看着眼前两个一模一样的小孩子,除了衣服的颜色略有不同,真的是一模一样哎。两个小老叶,好神奇。

“这位是二皇子叶秋。”喻文州在他耳边轻声说。

哦!黄少天点点头,突然瞪大眼睛。

不!对!呀!明明小说里面的叶秋是个病怏怏的病痨子,一直养在深宫里面,据说是小时候被毒害过的,为什么现在看起来这个叶秋这么健康呢?

不对不对不对,黄少天猛摇头。嘴里念念有词。

“什么不对啊?”喻文州莫名其妙地问。

“不对啊!你怎么会在这里。”黄少天冲过去,小小的孩子仰头看着叶秋,“你真的是二皇子叶秋?”

“大胆,你怎么能直呼二皇子名讳。”

叶秋后面的侍卫叱责道。

叶秋摆摆手,眼睛发亮地看着眼前的小孩子:“哥,这孩子是谁啊,长得好可爱呢。你们都下去,别吓到他。”

叶修危险得瞪了他一眼,把小家伙给揽进自己怀里:“这是我的。”

“啊?”叶秋诧异得睁大眼睛,哥哥对什么事情都懒洋洋的,这还是第一次这么明确得昭示所有权呢。然而接下去的事让他更加睁大眼睛。

“谁是你的啊。”那小孩子居然拍掉了他哥哥的手,对着当今太子殿下鼓着腮帮子,“别胡说八道啊。”

叶修黑线,这娃真是一点也没有自觉啊。

“哈哈哈!”难得看到哥哥吃瘪的叶秋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这孩子好有趣啊。”他看了一眼苏沐秋,知道这家伙跟自家哥哥穿同一条裤子肯定不会告诉他,就转向了旁边的韩文清,“文清,这是谁啊?”

韩文清果然一脸严肃得回答:“这是喻宁大人家的表少爷,黄少天。”

叶秋看看一旁的喻文州,点了点头:“原来如此啊。”

“少天儿,带你去看好玩的东西?”叶修说。

黄少天眼前一亮,然而想到跟着叶修这个心脏肯定不行,忙拉住喻文州的手,软乎乎得说。

“我不去,我要跟文州在一块儿。”

喻文州看着拉住他的小手,嘴角弯起一抹笑。

叶修皱皱眉:“那就一起去吧。”

有趣真有趣啊。叶秋在一旁瞧着津津有味,很乐意得跟上去当个看客,同理还有一旁的苏沐秋。

 

“哇真的是四不像啊,世界上居然真的有这种生物,像驴像马,肯定是杂交的呀……好可爱哒,我能摸摸吗?会不会踢人会不会咬人啊,话说是谁驯服的呀?在哪里找到的?他们吃草还是吃肉啊?会不会吃人啊……”

从见到四不像开始,黄少天的话就没有停过,众人虽然觉得那把小嗓子软软脆脆的很可爱,但是实在是架不住被这么一大堆唠叨砸下来,各个都觉得有点头晕眼花。

不过黄少天说着说着眼前一晃差点摔倒。

旁边的韩文清眼疾手快扶了一把。

“怎么了?”喻文州关心的问。

“头好晕。”黄少天脸色发白看着喻文州。

“第一次看到有人话太多把自己说晕的。”

叶不修!!黄少天回头想怼他,但是实在刚才说太多了,这小小的身子负荷不了,这会儿嘴巴一张说不出话来了。

“哥,他好像真的很不舒服。”叶秋看不过去了。

叶修也看出来了,皱皱眉:“把御医叫过来给他看看吧。”

 

于是这会儿黄少天躺在太子殿下的床上,被诊脉,虽然他强烈表示自己没有问题,但是太子殿下的威仪不容抗拒。

“启禀两位殿下,这位小少爷大概是因为天气太热中暑了,在阴凉的地方休息一下,吃些清凉降火的东西就好了。”太医们心惊胆战诊了半天,得出这个结论。

叶修点点头,让他们退下了。

“你想吃什么啊少天儿,我让御膳房给你做。”

黄少天皱皱眉头,看看喻文州。喻文州心领会神。

“启禀太子殿下,少天喜欢吃红豆冰沙。”

红豆冰沙?这是啥?

于是继成功在喻府推销了红豆冰沙之后,皇宫里面也掀起了红豆冰沙热。

叶修叶秋苏沐秋黄少天喻文州连同韩文清人手一碗红豆沙吃得不亦乐乎,简直是炎炎夏日解暑降温必备圣品。

“这个真是太好吃了。”二皇子叶秋殿下飞速吃下一碗之后表示还想再来一碗。

这时候黄少天作为一个“大人”要作规劝小孩的长辈了。

“不行哦,这个吃多了会拉肚子的,一天只能吃一次哦。”

二皇子殿下一愣,看着小人儿那一本正经的小脸儿,感觉心都被萌化了。

“好啊,听你的。”

于是黄少天感觉自己倍感成功教育了小孩,继续拿着勺子埋头吃起冰了,没看到太子殿下又拿眼睛剐了弟弟一眼。

“皇后娘娘驾到。”

门外传来太监的通报。

皇后娘娘似乎来得很急,太监声音刚通报完,皇后娘娘就走了进来。

“参见皇后娘娘!”另外几个小孩儿都是见惯大场面的,连忙跪下磕头。只有还坐在床上的黄少天愣愣端着碗没反应过来。

“母后,您怎么来啦。”叶修和叶秋两个忙迎上前去。

“听说太子殿招了太医过来,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皇后娘娘温柔得望着一模一样的两张小脸,掩饰不住心中的担忧。

“不是的,母后,不是我们,是喻大人家的小公子生病啦。”叶修拉住母后的手,一回头就看见黄少天还傻傻呆在床上,不由一扶额。“母后,少天儿年纪还小,而且第一次来到皇宫,不懂规矩,所以没有迎接母后,请母后不要生气。”

皇后娘娘见自家儿子没事,早已露出笑脸:“哪有那么多气好生。文州在这,那么这孩子必然是岭南王的小孙子咯,少天,对了,就叫这个名。”皇后娘娘走过去,“你是少天对吗?”

黄少天眨巴眨巴大眼睛,眼泪突然掉了下来,手里的碗掉了砸在被子上也顾不上,张开小手就抱了上去。

“妈,真的是你吗?妈,你怎么也来了,你是来接少天的吗?少天好想你啊……”

黄少天这会儿真的是真情流露,他完全没想到眼前的人居然是自己的亲妈,虽然变了妆容打扮,但是黄少天能不认识吗?此时此刻他忘了身在何处,顿时就情不自禁了。

众人都愣住了。皇后娘娘也愣住了,但她本就是温柔的人,见孩子哭得伤心,她也觉得动容,不由得抱住黄少天小小的身子轻轻安抚。

“不哭不哭啊,少天,没事的,娘在这……”虽然不懂妈这个词是什么意思,但是大抵她也猜的出来。黄少天的身世她是知道的,岭南王就一个儿子,结果年纪轻轻就以身殉国,只留下这么一个宝贝独苗苗,老王爷要出门打仗,生怕自己照顾孩子不周全,才把他送进京城女儿家里代为照顾,这孩子还是真可怜。

众人:……

叶修和叶秋:……

???怎么回事,母后,你怎么就成了他娘了?

而好不容易止住悲伤,脑子渐渐清楚起来的黄少天心里卧槽了。

糟了怎么回事啊,他怎么真情流露了,这怎么收场。可是书里没告诉他这皇后娘娘长得跟他妈一模一样啊。

“没事了吧?”皇后娘娘拿帕子给小孩抹眼泪。

黄少天摇摇头,偷偷瞧了眼皇后:“拜见皇后娘娘。”

皇后娘娘乐了:“怎么,刚才还叫娘的?现在改口了?”

黄少天不好意思地抽抽鼻子:“皇后娘娘,你长得跟我妈……我是说我娘很像,我看到你就想起了我娘,所以忍不住就……”

“原来如此。”皇后娘娘点点头,看着这个小娃儿更加心疼,“如果你愿意的话,以后就让哀家当你的娘好么?”

叶修和叶秋:…………

“母后???”

皇后娘娘瞪他们:“怎么了,有意见?”

叶修憋了憋气:“儿臣怎么敢呢。不过这事儿,就算您愿意,怎么说,也要先问问人家岭南王的意思吧?”

皇后娘娘想了想:“也对。”

叶修刚松口气,就听自家母后续道。

“改天就让你父皇给老王爷下道圣旨。”

叶修和叶秋:……………

 

喻文州笑眯眯上前:“文州代家父和外公多谢皇后娘娘。”

皇后娘娘点点头:“文州啊,你是个好孩子。你回去跟你爹娘说一下,这个小少天很可爱,哀家很喜欢。”

喻文州点头:“谢谢娘娘,娘娘,您能不能先放下少天,他好像有点不舒服呢。”

皇后娘娘看看连忙让人过来收拾房间,让人把黄少天搬到了隔壁房间,她还全程陪同,黄少天心里实在难以拒绝自己亲妈的照顾,只好任由她忙来忙去。

 

黄少天话多的不得了,可是也不知道戳中了皇后娘娘哪根筋儿,皇后竟是喜欢的不得了,简直想把黄少天捧在手心。

苏沐秋看着愁眉苦脸两兄弟,笑眯眯落井下石:“呵,我看娘娘有了少天儿,你们两位亲儿子都要靠边了。”

叶秋叹了口气:“我现在怀疑我是不是她亲儿子了。”

叶修想了想,却又欢喜起来:“呵呵这样也好,未来我要娶少天的时候母后就不会反对了。”

叶秋:……

苏沐秋:……

喻文州:……

 

 

结果到了晚上,皇帝陛下亲自降临了,还把喻宁也带了过来。

原来喻夫人见儿子和侄子迟迟不归,派人给喻宁送了信,喻宁就跟皇帝说要接儿子回家一起过来了。

 

虽然看到皇后娘娘是亲妈,黄少天知道皇帝是亲爹的可能性很大,但是真的看到自己亲爹穿着龙袍,黄少天心里还是如被雷劈了一般酸爽酸爽的。尼玛,玩我是吗?自家爹妈穿成了皇帝皇后,自己却不是他们的儿子了,55555,天理何在。

因为有了皇后娘娘的铺垫,黄少天这回倒是很是装模做样跟着喻文州行了大礼。

“起来吧,喻爱卿,天色已晚,今日就在宫中吃顿便饭吧。”皇帝还不知道此间发生的种种,只是本着爱护重臣之心加以挽留。

喻宁当然万般推辞,敌不过皇后娘娘说道。

“喻卿就别推辞了,哀家是看你这儿子和侄子玉雪可爱,想与他们再呆一会儿呢。”

如此说来,喻宁只好参加了家宴。

这家宴就是皇帝皇后,两位皇子,苏沐秋和喻家父子三人。皇后娘娘姓苏,苏沐秋乃是国舅之子,又是叶修的伴读,所以也非外人。至于韩文清并不留宿宫中,被韩将军接回家了。

席间皇后娘娘果然提起了要收黄少天为干儿子的事儿,喻文州悄悄捏了捏坐在自己身边的父亲的手,对他使了个眼色。

喻宁——未来的丞相大人立刻心领会神。

“承蒙皇后娘娘错爱,岳父大人知道这件事想必也是十分欢喜。只是岳父大人还在外征战,不如等他班师归来,请他老人家进京来举行仪式,以便名正言顺,未知陛下娘娘意下如何?”

此言一出,在情在理,皇帝陛下点头同意:“爱卿所言甚是,就依爱卿所言。”

皇后娘娘也点头:“好吧。不过喻卿家,以后就让少天多多进宫陪陪哀家吧。哀家实在喜欢这个小人儿。”

喻宁暗自松了口气:“谨遵娘娘懿旨。”

喻文州:爹爹棒棒的!!

 

这一餐吃得宾主尽欢,喻宁得以顺利把两个孩子领回家。坐上马车,黄少天累了一天,没啥心事得已经睡着了。喻宁抱着侄子,轻轻拍着,一边跟喻文州交换了今日的信息,不由得叹气。

“少天心思单纯,得此宠爱不利成长。文州啊,以后他进宫的时候你多陪着点,你表弟可是黄家的唯一一根独苗儿,你可要保护好他。”

喻文州握紧小拳头:“爹爹,您放心吧,我会保护好少天的。”

“嗯,我会给你外公去信,让他注意这件事。”

 


评论(10)

热度(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