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步

明月楼

【ALL黄】穿越到ALL叶文里怎么办?3

3

黄少天发愁,黄少天痛苦,黄少天心思纠结。原本他已经打算这一世绝对不掺和这书里面的爱恨情仇,他们爱咋咋的,反正最终也会从书里出来。

但是他没想到皇帝皇后居然是自己亲爹亲妈。这可就不好办了。

想想这本书里面亲爹亲妈的下场,一个被毒死,一个被奸臣贱妃合谋害死,结局简直是不能更悲惨……………不不不,这绝对不可以啊。

黄少天握紧小拳头,小小的脸上流露出决心,不管怎么说,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即便在书里也不行,他亲爹亲妈一定要长命百岁才可以。

于是,黄少天大清早从床上爬起来,自己呼哧呼哧穿好复杂的不得了的衣服,一溜烟跑去隔壁找喻文州。

“文州文州!”

“表少爷,你怎么起的这么早?”外面伺候的丫鬟惊呆了。表少爷自从来了家里还从没有起的这么早过。

“快快快把门打开。“

等门打开,黄少天立刻蹬着小短腿跑到喻文州床前。

喻文州被吵醒了,揉揉眼睛。

“少天,你怎么起的这么早?”

“我要进宫。”

喻文州:……

明明表弟昨天还表现的不想进宫的样子,怎么睡了一觉起来就变样了呀。

可是黄少天表现这么坚决,好像做了什么决定一样。

喻文州年纪太小,虽然是个心脏,但是那心智自然是不能跟已经二十几岁的黄少天相比。

所以只是觉得黄少天好像有点儿改变了,却不能知道是什么。

“少天,没有皇上皇后的旨意,皇宫是不能随便进的。”

“啊?”还有这个操作啊。黄少天撇嘴。“可是我想找老……太子殿下玩。”

老太子殿下?

喻文州目瞪口呆,这是什么称呼。

“好吧,咱们先起来吃早饭啊。晚点儿我们再想想办法。”

“哦!”黄少天怏怏地,没办法。

结果刚吃完早饭,皇后娘娘就来了旨意,让喻夫人带着两个小孩进宫。

黄少天乐得差点蹦起来,太好啦太好啦,他正是想去皇后娘娘的长宁宫呢。

 

 

皇后娘娘也不知怎么了,昨日里见到那个叫少天的小人儿之后,心里就仿佛长了草似的,喜欢的不得了,一日不见觉得想念。所以第二天便急急地召唤喻夫人带孩子进宫了。

“参见皇后娘娘。”

三人行了礼。

“免礼赐座。”皇后娘娘拉着少天的小手看了看,问了些话,然后让他和喻文州在一旁吃点心。御膳房早备好了各种精致的小食,黄少天另有目的,刚好开心得跟喻文州去了。

这边皇后跟喻夫人闲话家常。

“瑾月,好长一段时间没见你了。“喻夫人芳名正是黄瑾月。

喻夫人道:“娘娘恕罪,您也知道,我爹将天儿送到我这儿,天儿刚来不习惯,生了病,我忙着照顾他,是以疏忽了请安。”

皇后娘娘点点头:”本宫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其实早就想见见这个孩子了,昨天一见真是一见如故。也不知怎得,本宫见了他就觉得喜欢。“

“多谢娘娘,能得娘娘喜欢,那是少天的福分,也可怜他这么小的年纪就失去了双亲……。“喻夫人看着不远处的小人儿,想起了自己早死的弟弟,真是悲从中来,不由湿了眼眶。

皇后娘娘也陪着伤心,忽然想道:“对了,昨日少天说起本宫长得很像他娘亲,是真的么?”

喻夫人怔了怔:“说来惭愧,其实我也并未见过弟媳,只知道她乃是岭南异族族长的女儿,十分擅长骑射,乃是女中豪杰,与弟弟一起征战沙场。“

皇后娘娘点了点头:“瑾月,少天虽然失去了父母,但有老岭南王外公,也有你和喻宁这么疼爱他的姑父姑母,一定会生活的很幸福的。”

“是,多谢娘娘。”

两个人正谈着,忽听旁边哎哟一声大叫,然后传来了砰的一声。

“怎么了?”

皇后和喻夫人大吃一惊,转头望去,发现旁边的香炉倒了,黄少天整个人被香灰撒了满头满身,成了一个小灰人,旁边的喻文州身上也洒了一些,站在一边呆若木鸡。

 

 

这是黄少天精心策划导演并主演的一场戏。

书中皇后娘娘死于一种慢性毒,这种毒药无色无味且很难查验出来,除非长期日积月累否则不会产生对人体造成任何伤害。

所以从这一年开始奸妃陶贵妃就开始暗中在长宁宫中的燃香中下毒。十二年之后终于起了效果,那年遭逢巨变的皇后娘娘急怒攻心,慢性毒药发作终于夺取了生命。

黄少天知道这一结局,所以他一刻也等不下去,首先就要将这件事情给连根拔起,起码妈妈不能出任何事。

一进入长宁宫,黄少天就观察好了香炉的位置,发现事情有点难办,毕竟他现在身体太小了。 

跟喻文州到一旁吃东西,黄少天一边在想办法,他故意调开了喻文州的注意力,然后爬到凳子上,整个小身子用力推香炉,终于香炉倒了,他自己也跌了下来,全身都噌在香灰之中。

以上,就上刚刚发生的事情。

 

“天儿,这是怎么了。“喻夫人吓得魂飞魄散,上前搂住黄少天。看黄少天好像没啥事儿,心终于放下了,又忐忑不安得看向皇后,“娘娘恕罪。”

皇后大手一挥:“别说这些不紧要得,快看看少天怎么样了,来人,传太医。”

黄少天眨眨眼睛:“我没事儿呀,这灰好难吃啊。“他眨巴着大眼睛呸呸吐了几口。

“什么,你吃下去了?“喻夫人眼前一黑差点晕倒。

“来人,快拿漱口水。“皇后娘娘赶紧吩咐。

宫女太监们忙着打扫拿水,忙做一团。

好不容易收拾干净了,太医也来了。

太医一看到黄少天就头大了,怎么又是这个小孩呀,事儿好多呀。

“太医,快给看看,他不小心把香灰吃了下去,会不会有事?“

见皇后娘娘这么上心,太医哪里敢怠慢啊,瞅了瞅那香灰。

“娘娘放心,这是秘制的陀罗香,都是用的凝神静气没有毒害的药材,就算口服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皇后娘娘这才放心,喻夫人也放心了。

“少天,你如此淘气,倘若有什么意外,叫姑母是好?”喻夫人差点落泪。

黄少天知道喻夫人是真心疼爱自己,书中对自己的溺爱也导致了书中的黄少天十分单纯任性造就了白莲花个性也不知是好是坏。不过心总是好的。

黄少天拿小手擦擦喻夫人的眼睛,软软得说。

“姑母,少天错了,少天再也不敢了,姑母莫哭……咳咳咳…………”

黄少天突然咳嗽起来,小脸涨得通红,好似喘不过气来。

“少天,少天怎么啦?”旁边的喻文州吓了一跳,着急地喊。

众人都吓坏了,太医连忙上前,查看黄少天的瞳孔和舌头。

“糟糕,是中毒的症状。”

“什么?”皇后娘娘大惊,“怎么会?”

“娘娘没时间了,让微臣先为小公子医治,不然就来不及了。”

 

 

 

黄少天觉得自己仿佛在火上烤一般难受,他从小身体倍棒,发烧感冒都很少有,有生以来还从没有受过这种罪。但是他知道这种药无色无味,对他没有效果是不会有人会觉得有问题的。唯一的办法就是吃下去,才能检验出毒素。

他计算地很好,一击必中,可是没有想到他高估了自己的现在的小身板,六岁的年纪即使接触到一点点毒素那也无法抵抗,更何况黄少天怕检验不出毒素还吃了一大口,所以导致着差点把小命给送掉了。

 

而在他浑浑噩噩被毒药折磨的时候,宫里整个变天了。

到底怎么会中了毒呢?初时大家只以为黄少天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但是检验出来却是有毒素,然后喻文州的一句话让皇后娘娘注意到了香灰的情况。检验之后证实了里面竟然含有一种极为罕见的慢性毒。

而这毒显然不是为黄少天准备的,这可是长宁宫啊。如果不是黄少天误吃了,永远不会被发现。

这可是谋杀皇后的大罪,甚至连常来的皇帝陛下也会受到慢性毒药的影响。

皇帝陛下大怒,让人彻查整个皇宫,务必查到下毒者。

一时间风声鹤唳,皇宫戒严,从上到下,从下到上,严查不怠。

等黄少天康复的时候,这场风波也已经接近了尾声。

“少天,多亏了你,才发现了竟然有人毒害皇后娘娘,你现在可是大功臣了。“

那是,这可是他牺牲自我才达到的目的好么。

黄少天在病床上听着喻文州和叶修等人每天来更新的香灰案的最新进度。

然后最后皱了眉头,那个陶贵妃没有被挖出来,有几个妃子做了替死鬼。果然还是不能一下子斩草除根啊。不过通过这件事之后,皇后那边肯定是加强了戒备,有人再想暗害也没那么容易。而陶贵妃等人也元气大伤,再想兴风作浪,没那么容易了。

接下去要想办法让叶修迅速成熟起来,还有苏沐秋。

黄少天看了看和苏沐秋一起过来看他的苏沐橙,苏妹子长得很可爱,难怪长大了这么美。

他一定要阻止苏淮案的发生。

书中的苏淮案就是导致嘉皇朝没落的最重大事件。苏淮就是苏沐秋和苏沐橙的父亲,皇后娘娘的哥哥,嘉皇朝的镇守北疆的大将军。七年之后,也就是苏沐秋十六岁的时候,苏淮被诬陷与北疆国一起图谋逆反,全家被抄斩。(这个案子莫非不就是琅琊榜的案子? 黄少天在心里吐槽),只有皇后娘娘拼死保全下了年仅十三岁的苏沐橙。

而也因为这件事,皇后娘娘失势,陶贵妃掌管后宫,叶修也被废了太子,皇家两位皇子地位一落千丈。皇帝虽然觉得有蹊跷但是当时他也大权旁落被架空了所以无能为力。

而后皇后娘娘毒发身亡,皇帝陛下郁郁寡欢,百病缠身,无心朝政。

而后叶修卧薪尝胆,十年之后,叶修登基,为苏家平反,苏沐橙披挂上阵,一柄铁枪(沐雨橙风)大败北疆,为苏家正名。

现在,毒害皇后娘娘这件事已经让断了根,但是大毒瘤还没有被拔出,所以黄少天不能确定苏淮案是否还会发生。 不管如何,这一世重来,黄少天绝不愿意看到苏家重蹈覆辙,他一定要拯救苏家。

 

此刻,国师府。

当朝国师大人从打坐中睁开眼睛,站起身来,看了看外面的星空。

一个小小身影走了过来,跟他一起看。

“杰希。”国师大人指了指天空。“你看到了吗?“

那小孩大约只有八九岁的年纪,唇红齿白,一双眼睛却略微有些不同,他顺着师傅所指的方向看去。

“天象有变,本来黯淡的帝星后星复明了。“他用着尚显稚嫩的声音说,语气却格外坚决。

国师大人点点头。

“宿星降世,这一世恐怕会大不相同了。”他又看了一眼,忽然诧异地咦了一声,回头看看自己身边的小徒弟。

小孩眨眨眼睛,疑惑得看他:“师傅?”

国师微笑起来:“没什么。“

心中却道没想到这宿星看来与自己的这个小徒弟也会有一番纠葛呢。

 


评论(6)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