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步

明月楼

伪装者 衍生 ALL 楼 勿忘我 一

一,

头疼。

针刺一般的疼痛细细密密,绵延不停。

直觉得伸手想要抚摸疼痛的部位,手却像压着千斤一般抬不动,眼皮也沉重得要命,使劲挣扎了好一会儿,终于慢慢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刺眼的白。

这是哪儿?头疼得简直无法思考,他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大哥!”床边一人蹦了起来,冒冒失失地扑了过来,一双明亮的大眼里满是惊喜。“大哥你醒啦?”

头疼死了,这人是谁啊?

“疼!”

“哪儿疼,大哥,大哥你不能动,我去叫医生过来,医生医生,医生快来啊,我大哥醒了!”

门外响起了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似是有人在奔跑,然后门砰的一声被撞开,他循声望去,就见一个二十六七岁的青年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口。

“阿诚哥,大哥他醒了。”旁边的人兴高采烈地叫着。那个叫阿诚青年目光却牢牢锁定了他。

“阿诚先生,请让开好吗?让我们先看看病人。”

随后赶来的医生被堵在门口,不得不开口催促阿诚让开。

这人的目光这么这般……他皱眉,头又疼。

“明楼先生,您现在觉得怎样?”医生轻轻按着他绑着纱布的脑袋。

明楼?他皱了皱眉,谁是明楼,无力说话,简单回了两个字:“头疼。”

“哦,你的头受了伤,加上之前您有头疼的毛病,所以反应特别激烈。没关系,我一会儿先给你打一针止疼针,再开点药慢慢调理。”

医生边说边给他做检查,检查完了长松一口气,“两位放心吧,明先生已经没事了,就是身体比较虚弱,还需要好好休息……”

该死的止疼针呢?他忍受着对方的聒噪,眉头却皱了起来。

那个叫阿诚的走过来,握住了他的手,眼睛有点湿润,低低叫了声:“大哥……”

大哥?

喉中干涩地很,他努力咽了咽口水,说出的话还是嘶哑到几乎听不到:

“你…是谁?”

他看到对方的表情一瞬间有些凝固,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大哥?你…… 你说什么?”

他动了动嘴唇,仍然有气无力,对方却体贴地将耳朵凑过来,他用虚弱不堪的声音重复问了一次。

“你是谁?”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医院办公室里,明诚的脸色寒得冰块一样。

看着对方似乎随时要拔出枪来的感觉,医生额上的冷汗也冒了出来:“失忆的原因很复杂,有可能是脑内有淤血阻碍了记忆神经。”

“能恢复吗?”

“这个,这种症状其实很多见,有些病人过了几天,可能淤血化开了就没事了……也有些人……”医生吞了口唾沫,顶住巨大的压力,“一辈子也没有恢复……”

“你!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要让他恢复。另外,”明诚一把揪住医生的领子,“这件事必须严格保密,若我听到外面有一个字的风声……”

“明白明白!”医生冷汗直流,“我一定守口如瓶!”

走出医生办公室,明诚感觉整个人软下来似的,他靠在楼梯间的墙上点燃了一支烟。

大哥失忆了?大哥不认识他了?无论怎么不愿相信,但是感觉是骗不了人的。

刚才在病房中大哥那陌生的眼神让他惶恐,他感觉整颗心都揪了起来。

现在该怎么办?他狠狠抽了口烟,一时间心乱如麻。

“先生,请不要在这里吸烟。”一个带着口罩穿着清洁工作服的男人拿着扫帚经过。明诚听到熟悉的声音抬起头,微微一皱眉。

“对不起,我会注意的。”一边压低声音,“你怎么来了?”

“明长官遇袭,三日未醒,你和明台又联系不上,上头着急了,让我来看看。”

那人停下来清扫地上的垃圾,一边用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

明诚沉思了一会:“电告上峰,毒蛇失忆,请求下一步命令。”

“什么?”那人讶然抬头,差点失声,忙压下到口的惊呼,看看对方脸上一点没有开玩笑的意思,脸色也凝重起来。

“我明白了。”

说完后他转身离开,没有停留。


评论(6)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