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步

明月楼

伪装者 衍生 失忆梗 勿忘我 二

二、

 

仔细观察了一下病房外面的动静,明诚闪身进屋。刚才他已经思考地很清楚,他知道,这件事必须要想办法处理,76号特别是汪曼春一直都在关注这里的情况,如果不是碍着明镜,她也是会坚持守在这里的。还有日本人那边……

看到床上似乎睡着的人,他示意明台走到一旁,放低声音:“明台,大哥怎么样?”

明台一脸沮丧:“大哥真得什么都不记得了,我刚才跟他谈了好一会儿,他还是不认识我。阿诚哥?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大哥是撞到头了可能是有淤血影响了记忆,你先别担心,可能过几天淤血散了,就会好起来的。”

“那就太好了。”明台眼睛一亮。

“现在我们要考虑一下怎么应付这种突发的状况。”明诚沉重的道。“不能让日本人知道大哥失忆的消息。”

“这?”明诚为难地看着床上的人,“可是大哥这种情形怎么瞒得住?”

明诚咬牙:“瞒得了几天就几天。我已经把目前的情况通知了上级,在得到回复之前不能轻举妄动。”

“可是医院这么多人,还有汪曼春,日本人那边,多少双眼睛一直关注着这边,他们可不是轻易能糊弄的……”

“医生我刚才已经跟他说过了,他不敢说什么的。汪曼春和日本人那边……我们就说大哥醒了,已无大碍,但是引发了头疼旧疾,无法办公,要回家休养一段时间。明台,你去准备一下,我们马上带大哥出院。”

“是,阿诚哥。”

 

 

 

 

“你是我大姐?”一梦醒来,他发现自己居然不在医院了。可是这间卧室给他的感觉十分熟悉,应该是自己的住处。

“是的,明楼啊,我是你姐姐明镜啊,你真的不认识我了?你再好好看看我,啊?”

明楼摇摇头,眼中满是抱歉,眼前的女人似乎泫然欲泣了,可是他真的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大姐医生说大哥是撞到头了可能是有淤血影响了记忆,你先别担心,可能过几天淤血散了,就会好起来的。”明诚俯身安慰不断抹泪的大姐。

“我知道,可是看到他这个样子,我怎么能不伤心…”明镜心疼得擦着眼睛,明楼从小就懂事,从来不哭也不闹,父母去世的时候她都几乎要崩溃,还是明楼在旁边坚强地支持着他。后来有了明台,她更加没有时间照顾到他。她一直觉得自己的弟弟就该这么坚强懂事,可是却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大姐,都怪我,都是我害了大哥……”明台扑进大姐怀中泪眼汪汪。

“傻孩子,关你什么事呢,你阿诚哥说得对,你大哥会好起来的。”明镜难过地拍拍他的头。

明台把头埋在大姐怀中不敢抬头,他不敢跟大姐说,大哥是为了救他才会出事的。不是他不敢承担责任,而是他的身份不能暴露……

“好了好了,大姐明台你们不要这样,大哥身体不好,有什么话一会儿再说吧,还是让他多休息吧。”明诚压下心中的苦涩开口劝道。

“是是,明楼啊,你好好休息一下,大姐给你炖了补身的汤,等会拿上来给你吃。明台你也别在这吵大哥了,回去休息一下吧。”

“大姐我不走,我要陪着大哥。”

“你这孩子又不听话了!?”

“是啊,明台你看你全身都臭了,快洗个澡休息一下吧,这里有我呢。”明诚说着给他一个眼色。

“那好吧!”明台会意地起身,“大哥你好好休息。”

“恩!”明楼点了点头。明台这才一步三回头跟着明镜走了。

明诚一转头就看到自家大哥黑着一张脸。

“大哥?怎么了,哪儿不舒服?”

“我说,阿诚是吧?”明楼伸手指了指门口,“这熊孩子真是我弟弟啊?”

“额,是啊,怎么了?”

“真是太吵了。”明楼扶着额头,“怎么一刻不停呢!”从医院初见开始,他就几乎一直在喋喋不休,他感觉自己应该不是这么聒噪的人吧,看大姐很沉稳,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弟弟?

“还不是您和大姐把他宠成这样的?”

“我?”明楼指指自己的鼻子,一脸不可置信。

明诚肯定的点点头。

“好吧。”明楼摸了摸还缠着纱布的额头,“那他刚才说是他把我害成这样的,这是怎么回事?”

明诚愣了愣,面色慢慢沉静下来。慢慢走到床边坐下,双眼直视着明楼的眼睛。

“怎么了?”看着对方仿佛要看穿人心的眼神,明楼有些不大自在。

“大哥,你真得什么都不记得了了?”

“废话!”翻了个白眼。好看的唇微微撅起。“你以为装失忆好玩吗?”

明诚沉默了,眼眸低垂,似乎在丝毫着什么。

“问你呢。”戳戳明诚的胳膊,“我看你比他们两个靠谱些,能告诉我我到底是什么人么?”

明诚望着他。

“你是明楼,明氏企业董事长明镜的弟弟,也是现任的新政府时局策进委员会兼特工总部委员会的新会长、海关总署督察长、财政部首席财经顾问、周佛海先生机要秘书。”

 

 

 

重庆。

“先生,您找我。”身着军服的男子迈步进屋,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书桌前的人抬起头来。

“你想必已经知道毒蛇的事情了,我想听听你的意见。毕竟你们曾是生死搭档,你了解他。”

王天风挺直了脊背:“若先生是问毒蛇对党国的忠诚,卑职只有四个字,毋庸置疑。”

那人摆摆手:“当然,我不会质疑这一点。只是他的位置实在太过特殊,我们不能冒险。我想听的是目前是否应该把他撤出来。”

“这颗钉子锲入敌人的心脏不容易,而且他也许很快就能恢复,我们为何不等一等?就算他恢复不了,我相信即使是失忆后的他,也仍然会选择同一条路。”

先生手指轻敲桌面:“只是毒蛇出事,上海的情报组的行动将会无法展开。”

“王天风请命重回上海,在毒蛇恢复之前,领导上海情报组的工作。”

先生看着他,微微一笑:“哦,你可知道76号现在还在追捕毒蜂,你现在回去可是很危险的,你考虑好了?”

“考虑好了。”

“好!那你去吧。”

“是,先生。”王天风敬礼,然后停了停又说,“谢谢先生。”

看着王天风远去的背影,戴笠拿起桌上的雪茄叼在嘴里。

 


评论(6)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