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步

明月楼

靖晨 <流年> 生子梗慎入

靖晨<流年> 突然其来的脑洞~~

 

暮春时节,春江花暖,碧水悠悠,云中山色,美不胜收。

大梁靖王登基已经三载。三年以来,国泰民安,边关安宁,政治清明,显出一片盛世太平之象。

廊州城本就是一个大城市,如今越发的繁荣热闹。人群之中,一个身着淡金色锦衣的男子正缓步而行,周遭的繁华热闹似乎感染不了他,他眉头微锁,面色低沉。在他的身后跟着两个侍从打扮的男子,腰上悬着兵刃,都是精光内敛,全神戒备四周,好似旁边似乎会突然蹦出几个意欲不轨之人。

“小少爷,小少爷,你慢些走……”忽然传来一阵紧急的喊叫声。只见一个小小的身影从人群中飞快的窜出,一下子就撞到了锦衣男子的腿上。男子下意识地伸出手,揽住了那个小娃儿。

低下头,看到一张粉嘟嘟的小脸儿,这小娃儿大概只有三岁左右,实在是小的不可思议,也不知怎么会跑得那么快。

“爷!”身后的人警觉得靠近上来,男子微微摇头,伸手将小娃儿抱了起来。

小娃儿一双黑葡萄似的大眼睛眨也不眨得看着他,看了一会儿突然张开小手,一把搂住了他的脖子,嫩声嫩气得叫了一声:“父亲!”

萧景琰-当今大梁的天子久经阵仗,这会儿也愣住了。就见小娃儿将小脑袋蹭在他耳边。

“父亲你好坏,你怎么不来都不来找轩儿,轩儿想死你了。”

萧景琰啼笑皆非,轻轻把小娃儿的头抬起来:“你认错人了。”

“才没有认错呢。”小娃儿大声道,“我看过你的画,每天都看好多遍呢,你跟画里面长得一模一样呢。”

萧景琰诧异的皱眉:“你是说,你看过我的画?”

“恩。”小娃儿用力点头,“是我让爹爹画给我的。”

蒙挚是个粗人,皱着眉头:“喂,小娃儿,你这话就不对了,你既然有爹爹,怎么又会叫他父亲?”

小娃儿笑起来:“你真笨啊,我当然有爹爹啦,也有父亲啦。”

蒙挚一头雾水,看了看默默思索的萧景琰:“我说小娃儿,你才笨呢,小孩子只有一个父亲,怎么可能有两个?”

“我就是有两个,我有爹爹,也有父亲,你这个坏人,不许乱说。”轩儿生气了。

“喂……”

“坏人坏人坏人!”

见识到小娃儿的超大嗓门,萧景琰三人都有点头疼。就在这时几个人终于挤开人群追了过来,看到被萧景琰抱在怀中的小娃儿,几个人都着急起来。

“小少爷小少爷,你没事吧?你是什么人啊,快放下我们小少爷。”

“黎总管,好久不见了。”萧景琰抬起头,淡淡道。

黎纲认出了萧景琰和他身后的蒙挚和列战英,脸色顿时大变,心里叫苦,只得抱了抱拳:“贵人怎么会来这里?”

“我是来拜访蔺阁主的。”萧景琰指了指手中的小娃儿,“这是?”

黎纲左右为难:“这是我们的小少爷……”

萧景琰挑挑眉,静待下文。

黎纲愣了愣,硬着头皮说:“是……阁主的儿子。”

萧景琰依然不动声色:“他有儿子了?”

黎纲尴尬得不知说什么好,萧景琰冷冷道:“既然小少爷在,那么黎大总管不会告诉我蔺阁主今天还是不在吧?”

“这个……”黎纲满头冷汗,情知这次是怎么也阻止不了萧景琰了。

“战英。”萧景琰仍旧抱着小娃儿,一面吩咐。

“在!”

“准备一下,我们现在就上琅琊阁。”

“是!”

 

 

 

 

黎纲现在很不好,非常不好,蔺阁主的目光似乎要把他戳上N个洞,他丝毫不怀疑萧景琰走了之后这位心眼素来不是很大的阁主大人会将他抽筋剥皮。以江左盟的眼线,竟然连皇帝陛下到了廊州的消息都不知道,他这个总管也可以不用当了。最糟糕的是机缘巧合竟然遇到了小少爷,他就算想找理由满混过关的不行啊。

“轩儿。过来!”蔺晨用目光将黎纲杀了八百遍之后,又看了看腻在萧景琰怀里正有滋有味嚼着糖葫芦的儿子。

“不嘛,我要父亲抱。”轩儿在萧景琰怀里面缩了缩,犹豫得看着爹爹。

蔺晨额头青筋爆出:“你这死小子。”

“吃!”飞流突然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门口,盯着萧景琰怀中的小娃儿。

“飞流哥哥,我给你带了好吃的哦。”轩儿眼睛一亮,指了指列战英手上的盒子。

“轩儿,你先跟飞流哥哥一起去吃东西好吗?我有话要跟你爹爹说。”

轩儿眨眨眼看看萧景琰又看看蔺晨,点了点头,又趴在萧景琰耳边说:“父亲不准走哦。”

“我保证不会走的。”

轩儿这才安心的跟着飞流走了,列战英和蒙挚,还有黎纲也贴心地退了下去,把时间和空间都交给了两个人。

“大梁的皇帝陛下真是悠闲,放着朝廷大事不管,居然跑到我琅琊阁来了。”

“想见蔺阁主还真是不容易,连续三年特意拜访我都没有见到阁主。”萧景琰压根不接他的话,一双眸子静静盯住眼前之人。

“哼,我喜欢浪迹江湖,四处漂流,有何不可?”

“怕只怕其实阁主不是在浪迹江湖,而只是在躲我萧景琰。”

蔺晨咬牙:“皇上说笑了。”

萧景琰看着他:“关于轩儿的事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解释什么?”蔺晨一摊手,“如你所见,他是我儿子。”

“孩子的娘是谁?”

“和你有关吗?”

“轩儿叫我父亲。他还说你给他看了我的画像。”

“哈哈哈。”蔺晨干笑两声,“这么点的小孩子懂个什么。我喜欢画画,把许多人都画了去,有几个是轩儿的义父,所以他就叫父亲。”

“仅仅是这样?”

“要不然呢?”

萧景琰突然上前两步,与蔺晨近在咫尺。天子威仪,即便是琅琊阁主也不免为之一震,更何况他还心中有鬼。

“当日蔺阁主舍身相救之恩,我萧景琰誓死不忘。”

望着那双诚挚幽深的眸子,蔺晨觉得嘴唇有点干燥,但他不愿示弱,轻咳一声。

“救你是为了长苏,你不必谢我。”

“是么?”萧景琰忽然伸手揽住了他,一双唇瞬间压上了他。

“喂混蛋……”蔺晨本可发力推开萧景琰,可是他怕不小心伤着他,再加上一时之间心绪失衡竟是无法反应,任萧景琰开疆破土得攻了进来。

唇齿交缠的暧昧声渐渐旖旎起来,从开始的推拒到最后的迎合似乎是水到渠成的,等到两人气喘吁吁的分开,均是面色晕红。

“我想你!”天子揽住蔺晨的手微微用力,在他耳边露出脆弱的低吟。

蔺晨心里一软。多年的纠缠总归不是说断就能断的,他硬下心来逃避了思念,其实早已是思念满溢。

“景琰。”蔺晨温柔抚摸着他的脸庞,叹道,“你终究是皇上。”

“我知道。等日后庭生长成,我会让他接手皇位,也算是名正言顺,到时候你我二人携手逍遥,我陪你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只要你愿意等我。”

“唉~”蔺晨愁眉苦脸道,“我逃开那么多年,就是不想被你拘了人生,可没想到最终还是逃不过。”

“你不许逃!”萧景琰抱住蔺晨的手更紧。

“你给我轻点,不知道自己力气大吗?”蔺晨抱怨道,“被你抓住了我还逃得了么?更何况还有轩儿……”

“轩儿,对了,轩儿是你领养的吗?”

“你才领养的呢!”蔺晨忍不住捏他脸颊,气鼓鼓道,“谁晓得你中的那劳子绝命追魂毒还有这效用,老子把他引到身上之后它居然生根发芽,还结了个果……”

“你……你是说……轩儿他……”萧景琰听懂了他的意思,脑子立刻跟炸了一样,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蔺晨瞧着那人的蠢样笑了:“怎么,不相信啊?”

“谢谢你,蔺晨!”萧景琰兴奋得抱着他转了好几个圈。

“喂喂,萧景琰,你放我下来,别一副喜当爹蠢样……喂……”

 

 

阳光温热,岁月静好。

 

大概还有番外。。。。(好吧 其实我懒不想写)

评论(4)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