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步

明月楼

伪装者 衍生 失忆梗 勿忘我 四

 

“阿诚啊,现在你大哥这种情况不可能再实行什么曲线救国了。”

打发了明台去照顾明楼,明镜将明诚招进了自己房间,对他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那大姐的意思是?”

“不管你们是哪里的人,明楼的不要做了,送他去巴黎,他愿意教书也好,愿意干嘛也好,总归是不要再做这个。”

阿诚哪里不知道大姐的想法,其实他心里未尝不是没有犹豫过,只是……

“大姐,万一大哥很快就恢复记忆了呢?”

“那也没有用,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难道还让他回来不成?”明镜是铁了一条心要送明楼走。

“大姐!!”阿诚叹了口气,“您是知道大哥的性子的,如果恢复了记忆,他怎么可能不回来?到时候这里的局面如果变化了,他要面对的可是比现在更难的状况。”

“可是……万一他一辈子也恢复不了呢?”明镜着急道。

“这……”阿诚无言,他心中既恐惧又担忧,面对这么复杂的状况,一个失忆的大哥怎么面对?他又怎么能承担这个责任?

“大姐,我们再等一等好吗?过几天如果实在大哥还没有恢复,我们再想别的办法。”

好不容易安抚下大姐,阿诚忧心忡忡地走到大哥的房间。却见房里的气氛有些诡异,明台看到他如蒙大赦。

“那个,阿诚哥,你来照顾大哥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直觉不妙,阿诚一把拉住明台。

“怎么回事?”

“咳咳,那什么……”看到明台欲言又止的模样,又看看一边好整以暇的大哥,他顿时有种不妙的感觉。

“你不会是?”

“谁让大哥这么狡诈!”明台撇撇嘴,在阿诚脸色怒起来之前使劲挣脱了他的手往外溜,“我先走了,这里交给你了阿诚哥。”

“混小子。”十几年来的那种无力感又泛上心头,对这个小弟他真是又恨又气又无奈。事已至此,该面对的还是该面对,阿诚深吸了口气走到明楼面前坐下。

“大哥!”

“这幅表情是做什么?”明楼放下杯子,伸手捏捏他的脸,“你不是答应过我会告诉我真相的么?现在不过是明台早了一步!”

阿诚深深望着他:“大哥您都知道了?”

明楼想了想:“所以明面上我是新政府的高官,暗地里实际上是老政府的间谍?”

看阿诚点头,明楼扶额:“我就说嘛,我还不至于是个卖国求荣的主。”说着脸上带着沾沾自喜,一脸骄傲。

大哥多少年没有这么颜色外露了?阿诚呆呆地看着大哥生动的表情,心里面一时五味杂陈,有些欢喜,又有些担忧。

“只是这会儿我什么都不记得,该怎么办?”明楼苦恼的皱着眉头问他。

阿诚垂下头,低声道:“我已经让人通知了上级,很快就会有回信了。”

明楼忍不住拿手捶捶脑袋,为什么什么都想不起来?

“唔,好疼!”

“大哥!”阿诚慌了,忙上去轻轻拉开他的手,“你不要着急,医生说可能是受伤的关系,也许很快就会好的。”

“嗯!”剧烈的头疼让明楼意识迷糊,只能半靠着阿诚的肩膀。他刚刚醒来,又累了这么久,有点支撑不住了。

“大哥,我扶您去休息。”大哥难得的脆弱表情让阿诚又是心疼又是心酸,可是难得的被依靠的感觉也让他没来由的兴奋。

将明楼扶上床躺好,仔细地掖好被子,他呆呆地看着那张熟悉的容颜,虽然病中苍白,但仍是那般端庄俊秀,他不由得伸手临空临摹着他的五官,一笔一划都镌刻入心。

大哥。

他在心中叹气,微微低下头,轻轻吻上了那双唇。

“阿诚哥!”

阿诚倏地回过头,正看到明台端着一个托盘呆呆的站在门口,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啪!”明台激烈的性格让他完全忍耐不住,在被拖到另外一个房间后就忍不住一拳揍了过去,阿诚拿手挡住。

“明台,你误会了!我只是……”

“我没有误会!”明台双目赤红,顾及到明镜他只能压低声音,但是里面的愤怒却满溢而出,“我看得清清楚楚,你对大哥做了什么!”

那是他最为敬爱的大哥啊,阿诚哥居然敢……居然敢……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气什么,只觉得怒火几乎要将他整个人都焚烧了。

“明台!”阿诚咬了咬牙,被明台打了好几下,心中怒火也起,阿诚牢牢制住明台的双手,在他耳边吼道,“是,我是亲了他,那又怎么样?”

“怎么样?他是你哥,他是你大哥!”

“根本就不是亲生的。”

“什么?”明台愣了愣,脸色发黑。

“难道不是吗?虽然他待我跟兄弟一样,但我们又没有血缘关系,我……”他皱紧眉头,终于说出口,“我就是喜欢他。”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听到那个词,明台整个人都愣住了,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人,仿佛第一天认识他。

阿诚颓败地放开手:“对,是,我知道这不对,我知道他是男人,我知道他是我的兄长……可怎么办?这么多年,我眼里心里就只有他,这种感觉对其他任何男人女人都不会有。”他看着明台,“明台,你也在国外待过,你能明白的,这种感情不止是男女之间才有,对吗?”

明台呆住了,他确实懂,不但懂,他甚至还亲身经历过,他出生富贵,为人不羁,又年少轻狂,在家里的时候明镜尚且看不住他,何况是在国外?他的一个外国朋友的朋友就是一对同性恋人,那天他跟他们流连酒吧,喝得醉醺醺的时候,竟模模糊糊地抱了一个男人,那般滋味虽与女人有异,倒却也让他不时有些回味。只是终归觉得荒唐,再也不敢碰触。

而此刻,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阿诚哥却对他说他喜欢男人,而喜欢的这个男人更是自己的大哥。

他脑子中顿时一片空白。

“明台,你看不起阿诚哥对不对?”阿诚看他这样子,心中也一阵刺痛,他自问自己的感情真挚坦荡,并不耻辱,可是却总不容为外人道,为世俗容,现在真正被家人所厌弃,他还是觉得心如刀割。

“那大哥他……”明台猛地抬起头,虽然被这意外的打击弄得思绪混乱,但是这个问题此刻却莫名的纠缠着他,让他不得不问。

“这是我的秘密,大哥他不知道。”阿诚苦涩得摇头,“你放心,我不想造成大哥的困扰,我只希望陪在他身边,即使以弟弟的身份。。”

明台心里不由地松了口气,看着阿诚哥脸上的痛苦,突然尴尬起来,期期艾艾地说:“阿诚哥,其实,其实我并不是看不起你,我在法国也有朋友是像你一样的。只不过,只不过……”

“只不过你不能接受我和大哥在一起对吗?”阿诚平静地替他接下去。

明台低下了头算是默认。

“傻孩子。”阿诚叹了口气,伸手揉揉他的脑袋。

有句话是他所没有说出口的,如果大哥也喜欢他,不管有什么样的阻力他也要和大哥在一起。可是这么多年,大哥至始至终,除了一个年少时期的汪曼春以外,他的心里就容得下国家和家庭……这份心,注定也只能成为奢望了吧。

 


评论(16)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