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步

明月楼

靖晨《流年》番外却步金陵

靖晨《流年》番外却步金陵

 

注:应该是蔺晨篇。。靖王篇恩,有空再写~~

 

 

蔺云问:少阁主,你为何不上金陵?

蔺晨折扇一收一合,斜眼:我为何要上金陵?

蔺云:哦?

蔺晨一贯轻飘语气:谋划十年,金陵有长苏足矣,我有这功夫还不如去南楚帮他把事情料理干净。

蔺云冷冷道:少阁主此话骗得了谁?且不说你与梅宗主相交十几年,值此生死攸关之际,你会坐视不理。另则梅宗主入京之后,这金陵必定是热闹非凡,以阁主之心不去凑个热闹怕是说不过去吧?

蔺晨拿了折扇托着自己下巴,眨眨眼:“阿云啊,你又不是不知道琅琊阁不参与朝堂之事,我救了长苏帮了长苏是看在往日情分,这要是去了金陵搅弄风云,那琅琊阁可真要淌上这趟浑水了。你说是不?”

蔺云冷哼:你说是便是。

“越大越不可爱了。”蔺晨撅着嘴,“明明小时候那般粉嫩的一美人儿,愣是被爹爹调教成冰山一块。无趣……”

说罢转身便走,姿态潇洒。

 

蔺晨调戏了几个阁里的姑娘,信步走到崖边赏花练剑,但是练了一会儿总觉得心浮气躁,便不由停了下来。

其实,那话骗的了别人,骗不得自己。

说琅琊阁不涉朝堂之争,只在表面,不将天下大势风云在握,琅琊阁又如何能够独善其身?恐怕早就烟消云散了。而救下梅长苏,在前情,也未必不是为了后续。如今虽说琅琊阁主不可搅动风云,但他大可潜了去看个热闹。

只是……他这次是真的不想去。

因为那人在那里。

 

那年萧景琰领兵出征,遭遇敌情进退维艰,彼时他正在近处寻访草药,梅长苏托盟中人来信,虽然没有正面提及,却隐有请他略为照拂之意。蔺晨本不欲淌这趟浑水,奈何机缘巧合,萧景琰身中剧毒,性命垂危,于是蔺晨暗中乔装改扮救助于他。本想伤好就走,不想两人虽是性格不同,却莫名相处融洽。那一仗打了足足有半年多,两人朝夕相处情愫暗生。等到那日萧景琰将他抵在墙上亲吻之时,道是欲舍了这靖王之位,与他逍遥江湖。蔺晨才猛然清醒过来。这人是靖王,是萧景琰,是梅长苏眼中命定的君王,他怎可……

琅琊少阁主慨然斩断情丝,就此离去。

 

这一别足足已有三年之久,这段往事他从未跟任何人提及,就连梅长苏也只知他曾暗中救助过靖王而已。

 

只是,一年之后,蔺晨仍是因为聂风的病情而被梅长苏请进了金陵。

他心中自然知道与靖王免不了再见,只暗中希望景琰已经忘记了当年塞外的那位草医。

然而见面之后已经身为太子的景琰眼中极度的惊骇让他知道,该来的仍旧要来。

 

(END)

 

 

 

评论(5)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