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步

明月楼

【ALL 楼 】勿忘我 五 (此章台楼,慎入)

既然梗被看出来了,那我就写出来了。

大家真的要慎入。。。


五、

 

黑暗中,炽热的喘息声,低低的呻吟声此起彼伏。

“唔……恩……哈……”

他满身大汗,只觉得热得要命,身下的身躯柔软紧致,快感让他几乎兴奋地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他更用力的掰开身下人的双腿,狠狠插入他的身体……

“明……啊……不……明台……”

那压抑的沙哑的喊声怎么会如此熟悉,他低下头去……

啊!!!!!!!!

明台从黑夜中猛地坐了起来,粗重的喘着气息,脑子里空白一片,他刚才看到了什么?

一摸身下,早已是湿漉漉的一片,明台懊恼地锤着自己的脑袋,怎么会这样?都是阿诚哥害得,可是他怎么会梦到大哥,梦到和大哥……一定是今天阿诚哥的话害的。

明台捂住脸,极力驱散脑中那旖旎的缠绵。

可是,为什么梦中的感觉竟是如此清晰……清晰到似乎真得曾经发生过一样!

 

 

 

 

洗脸,刷牙,净手,换衣,被阿诚服侍地舒舒爽爽的明楼好奇得看着阿诚无比娴熟自然的动作。

“大哥,你看我做什么?”对方毫不掩饰的“火热”目光自然逃不过阿诚的视线。

“你真是我弟弟?”明楼思忖再三,问道。

“如假包换,虽不是亲生,胜似亲生。”阿诚规规矩矩,方方正正得回答。

明楼眨眼:“那你好歹也算个少爷,这些活儿不应该是丫头们做的吗?”

阿诚的手几不可见地顿了顿,方才口气如常地答:“这不是你受伤了吗?弟弟照顾哥哥也是应该的。”

蒙谁呢?哪有弟弟这么照顾哥哥的?还有这熟练的动作!明楼翻个白眼,伸手握住阿诚放在衣领上的手。

温热的触感让阿诚呆住了,大哥的脸凑过来,浅浅的呼吸打在他脸上,阿诚极力抑制住自己加速的心跳,冷静的看着眼前的人。

明楼想了想,语重心长地说:“阿诚啊,我以前是不是很亏待你?”

阿诚愣了愣:“大哥?”

明楼一脸严肃:“我知道了,我一定是救了你之后挟恩图报,要你做牛做马报答于我,对不对?”

阿诚实在想不到他竟疑心到这地步去了,不由得啼笑皆非,还没来得及辩驳,明楼的脸色更加凝重。

“唉,真想不到以前的我竟是这种人,阿诚啊,哥哥真是对不起你!瞧把你瘦的。”

“大哥你误会……”

“别说了,肯定是这样。”明楼以为他在为以前的自己开脱,便摇摇头,“阿诚啊,不管以前如何,以后我一定会待你如同亲弟弟一般,就像明台一样。所以以后这些事儿你就不必做了。”明楼想了想又顿了顿,“让阿香来就可以了。”

阿诚脸色顿时一黑,明楼瞧在眼里,以为他嫌弃自己娇贵,不由撇嘴:“我这不是受伤不便嘛!”

“大哥,你到底想到哪里去了!我是心甘情愿伺候你好不好!”明诚面对这样大哥实在无可奈何加更加的无可奈何。虽然知道大哥性子其实有点小顽劣,但是被他外表的成熟稳重掩饰地太好,加上这些年局势与身份的变化,自然越发沉稳,谁料这一失忆,可以说是本性毕露了吧?

“真的?”明楼眨眨眼,相当疑惑,这阿诚是自己的弟弟,又不是自己的童养媳,这么些年跟在自己身边任劳任怨,实在是……

“真的!”阿诚心中一惊,明楼的疑窦他哪里看不出来。以前两人习惯了形影不离,大哥自然也从不会往这方面去想。其实在巴黎的时候就有人说过两人的关系暧昧,只是大哥对于情感方面向来有些粗,再加上一直心系汪曼春,所以竟不曾发觉。现在失去了记忆,他倒是敏感起来了,搞不好会被他发现端倪。想着,明诚定了定神,“因为是你把我带入了军统,其实是我的长官,所以我自然要这样尽心尽力照顾你的。”

“原来如此。”明楼点了点头,这话么说来是有些在理,不过不知为什么总觉得还是有些别扭。算了,不管了,或者过几天记忆就恢复了吧。

 

 

 

餐桌上,明台明显得挂了两个大大的黑眼圈。

“明台你昨天没睡好吗?”明镜关心的看着最宠爱的小弟。

明台做贼心虚,悄悄地看了看明楼,才正色回答:“唔,是啊,昨天晚上睡得不太好……”

“是嘛?要不要请苏医生过来给你看看?”

明台立刻头摇得像拨浪鼓:“不用不用,我好着呢,大概是昨晚看书看太晚了。”

“你这孩子,做事总是没个节制……”

大姐絮絮叨叨说了一堆,这边明楼好奇地观摩着这一家人的相处模式。大姐对小弟是如孩子般的溺爱,阿诚则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自己呢?不知道以前的自己在这里扮演的是个什么样的角色。还真是有趣。不过明台这孩子老是偷偷摸摸看他做什么?

明诚干脆利落解决完早饭。
“大哥,您住院这几天,新政府那边堆了一堆事情,我今天得过去处理一下,您就好好呆在家里休息吧。”说着给明楼使了个眼色。

“去吧。”明楼会意地点了点头。

吃完早饭之后,跟大姐说要休息,明楼就回了房间。明诚给他留了一些“资料”让他先熟悉起来,但是这件事还必须瞒着大姐。

果然不一会儿,明台就跟了进来。

“大哥,大姐带着阿香去买菜了。”

“恩!”明楼驾着副眼镜,翻着手里的经济学资料,那些复杂奇的公式对他来说一点也不觉得陌生,一看到脑子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蹦出来似的。明台安安静静地在旁边看着大哥,大哥似乎总是那样儒雅,看起来威严沉稳,实际上对他却是无限的宠溺。而且大哥的侧脸真好看,如果染上一丝粉红的话……明台脑中蓦地闪过昨夜在自己身下的大哥,晕红的脸庞,湿润的双唇……身上突然热了起来……

“明台?!”

“啊大哥!”明台猛然惊醒过来,差点蹦了起来。

“这孩子,冒冒失失做什么。”明楼狠狠瞪了他一眼。

“啊,没什么……我刚才想到一个很好笑的事,哈哈哈……”

好笑地冷汗都出来了?明楼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啊哈哈,大哥你叫我什么事?”

“哦,我就是想问问你,你是怎么进的军……军统?”

“是王天风把我绑架过去的。”

“王天风?”明楼皱眉。

“恩,他是我的老师。”明台把以往的经过说了一遍。

明楼哈了一声,摸摸自己的鼻子:“看来这个毒蜂还挺有趣的。”

“有趣?”明台脸有点扭曲,毒蜂毒蛇不愧为搭档啊。不过本着徒不言师过,虽然在心里默默吐槽,明台嘴上还是没说出王天风的可怕之处。

“还真想跟他见一面。”明楼莫名得就期盼起来。

 

 

影楼。阿诚走进二楼的房间,不意外地看到了负手矗立的人影。

“你这样回来很危险。”阿诚皱着眉头,他没有忘记当初毒蜂是怎么撤离的。

“他怎么样?”王天风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却抛出了另外一个问题。

 


评论(15)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