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步

明月楼

【ALL 楼】勿忘我 六

交作业~~我发现我好勤劳 。

阿诚我对不起你,诚楼总是很难写怎么办~~。。

 

六、

 

明诚这天很晚才回家,手中拎着一个公文包。

明镜正坐在沙发上看书:“阿诚回来了啊?怎么这么晚?阿香啊,给阿诚留的饭呢?”

“好几天不去那边一堆的事情,忙的焦头烂额的。大姐你不用忙了,我在那边已经跟同事吃过了。”

“这孩子,不回来也不说声。”

阿诚陪笑:“我想打个电话的而结果被他们直接拉走了,不好意思啊大姐。对了,大哥呢?”

“在房间呢!明台陪着呢,这孩子,好久没有这么黏着他大哥了。”明镜摇摇头,依然是宠溺的语气。

阿诚笑了笑:“那我就先去找大哥了。”

“去吧。”

 

“大哥,是我!”阿诚敲敲门,门迅速被打开了,明台探出脸看了看他身后,然后一把将他拉了进去,关上房门。

“干什……”

阿诚顿住了,明楼站在桌前,正用一种惊人的速度将桌上的枪支组装起来。

“大哥真厉害,比我还要快呢!”明台兴奋得两眼放光。

阿诚笑了。

“那当然,你才摸了多久的枪啊。”

明楼耸耸肩,刚开始有点生疏,但是看明台示范了几次,他再摸的时候已经很有感觉,这把枪仿佛有生命似的,掌握在他的手中。

阿诚揉揉明台的头:“看来你们今天成果显著。”他让明台将军统的一些东西告诉明楼,看来他们走得比他想象中的还远。

“这是什么?”明楼注意到阿诚从公文包里面拿出的厚厚的资料。

“这是特高科和76号以及相关部门所有之前与你接触过的人的资料!”阿诚凝重得说,“大哥,今天我去新政府办公厅和特高科,很多人在询问你的消息,你势必不能够在家久呆。在你的记忆还没有恢复之前,需要将这些资料背熟。”

明楼不发一言,拿起桌上的资料看了起来。明台也走过来,不满道。

“阿诚哥,这么多的资料,大哥怎么记得住,他今天头还疼呢!”

“是吗?大哥你头又疼了?”阿诚关切的看向明楼。

明楼倒是不在意,笑着挥手:“没事的,明台,你阿诚哥是为我好,我要是不记住这些东西,疼的可就不只是头了。”

明台撅起嘴巴,双手按着明楼的肩膀,亲昵得靠在他身上,跟他一起看那些资料。阿诚看着两人的身影,突然发现在他心目中是小孩的明台其实已经长大,变成了一个长身玉立的青年。即使跟明楼在一起也毫不逊色。

他极力摆脱心中那种有些怪异的想法,笑道。

“明台,你的老师来了。”

 

“王老师,您好您好,请喝茶。”明镜笑容可掬得望着面前西装革履风度翩翩的男子,一叠声的请他饮茶。

王天风笑得一派温文:“常听明台提起大姐,今日一见果然是娴静优雅,气度不凡。”

“哪里哪里,王老师您实在是太客气了。”明镜指了指坐在身旁的弟弟,“明台这孩子在香港给您惹麻烦了。”

“明台聪明懂事,最多有些调皮,怎么会给我惹麻烦呢。”

明镜笑着看了一眼旁边低眉顺目的明台:“老师不用替他瞒着,我这个弟弟啊,什么都好,就是被我宠得无法无天,我这个做大姐的是管不了他了。还需要老师您帮忙多多教导啊。”

“为人师表,理当如此。”

“听说王老师这次是回来探亲的?”

 “说不上探亲,其实我移居香港多年,在这边也没什么亲人。只是趁着假期回来故地重游一番罢了。”

明镜点头:“原来如此。不知王老师目前住在哪里?打算逗留多久?”

“我住在海丽酒店,打算住个十来天吧,毕竟很久没有回来上海了。”

明台在旁边插嘴道:“那个酒店可不好,不如老师就住到我家里吧。”

王天风看了眼明镜:“这……明台,我知道你尊师重道,不过老师不想麻烦你,还是住在酒店吧。”

“怎么会麻烦呢,我特别喜欢老师之前讲的欧洲历史,这次还想跟老师秉烛夜谈呢。”他扯扯明镜的衣裳,满脸哀求。“大姐!”

明镜犹豫了一下,若是平时她一定满口答应,但是毕竟现在家里情况特殊,明楼那个情形……

“大姐,明台!”

“哎呀,明楼你怎么出来了?你头上的伤还没有好呢!”

“我已经不碍事了,也不能整天躺在床上呀。”他走过来,好奇得打量着对面的男子,“这位是?”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明台在香港的历史老师。王老师,这是我的弟弟明楼。”

王天风站起身来,望着眼前面容苍白,神情略显憔悴且不掩俊逸的男子。

“这位便是巴黎著名的经济学教授明楼先生吧?久仰大名,在下王天风。”

“王老师,你好!”明楼伸出手去,和他握了握。昨天刚提及的人今天就见到了,这是否算是一种缘分呢?看着温文尔雅,文质彬彬,似乎跟传说中的“疯子”不太一样呢。“王老师是教历史的,也对经济感兴趣吗?”

“经济是社会发展的基石,虽然王某学的是历史,但是历史之中经济也是不可或缺的。纵观历朝历代,经济繁荣者则民治久安,经济衰败着则国家必亡,明教授以为如何呢?”

“此言甚是。”数语交谈,两人之间竟是相谈甚欢。

明镜瞧在眼里,当即下了决定。

“你看看,都快到吃饭时间了,你们先聊着,我去让阿香准备晚餐。”

说罢给明台使了个眼色,转身去了厨房。

明台看着大姐离开,不由高兴地做了个鬼脸:“大哥,大姐这意思是同意老师留下了。”

明楼笑着捏了捏他的脸:“小机灵鬼。”

王天风冷冷道:“明台,去那边守着。”

明台扁扁嘴,想说什么又闭上嘴,乖乖得离开了。

明楼眨眨眼:“看来明台说的没错,你是个冷酷又霸道的人。”

“做我们这一行都是如此。”

明楼皱眉:“包括我吗?”

王天风看了看他:“能和我成为搭档,代号毒蛇的人,你说呢?”

“搭档?”明楼再次皱眉。

王天风眯了眯眼:“怎么,阿诚没有告诉你?”

明楼道:“可能这两天事情太多,他还来不及告诉我。不过他告诉我你来这里太过危险。”

“不用担心我,还是担心你自己吧。”

“你这人说话都是这样咄咄逼人吗?”明楼心头火起,这个叫王天风的家伙是诚心过来跟自己过不去吗?

王天风没有看着他:“你不是第一天认识我。”

“我估计我很后悔认识你。”

明楼哼了一声,伸手揉着隐隐作痛的头部,王天风看到他瞬间又苍白了不少的脸色,心中一紧。但是习惯了剑拔弩张的局面,关心的话竟是说不出口。

“你还好吧?”

“估计被你气几次我就能恢复记忆了。”明楼没好气得瞪了他一眼,忽然笑了,“我说,你不是故意来刺激我的吧?”

那笑容春阳一般绽放在唇角,王天风已经记不起自己多久之前看到过他这样的笑了,仿佛那些国破家亡,那些献血淋漓,那些痛苦挣扎从来都不曾出现过。努力抚平心中的悸动,他淡淡道:“你失忆了,上海情报站的工作会受到影响,我奉命来协助你。”

“不需要!”

“为什么?”

“即使我失去记忆,工作也不会受影响。我依然可以做一个合格的特工。”

王天风深深地看着他,即便失去记忆,这个人骨子里的骄傲和倔强永不会失去。

“那么我会利用这段时间来帮助你恢复毒蛇的一切。”

 


评论(13)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