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步

明月楼

流年 之 萧景琰篇

流年 之 萧景琰篇


萧景琰不曾想到会在苏宅遇见那个人,也不曾想到那个人竟然就是天下闻名的琅琊阁主蔺晨。
三年之前的那场相遇彷如梦境一般,在那之后,他倾尽全力找寻了很久,但那人仿佛昙花一现消失在空中,再也不曾出现过。如此荒唐之梦,只因他竟爱上了一个男子。
“景琰,你认识蔺晨?”
聪慧如小殊,自然不难看出他们之间的特殊气氛。
“三年之前曾得他相助。”当今太子殿下徐徐回答。
“哦,确实,当日我曾托书请他助你破敌。”
原来如此,原来他并非偶尔经过,并非恰逢其会,而只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只是那些相处,那些交谈,那半年的相濡以沫,都是假的么?为何他能如此淡然抽身而退?
自当年赤焰一案之后,萧景琰第一次如此怒不可遏
他只想亲手抓住这人,将他锁住,将他囚禁,将他一口一口吞入腹中。
彼时心中拨浪滔天,而面上却丝毫不现。而今的萧景琰,已不是三年之前懵懂不知的靖王。
“蔺阁主,我今日只要你一句话,你能否保小殊不死?”
说这话时,他的目光灼灼刻在那人眼中。
那人微微一笑,姿态风流,他道:“有我在一日,保他一日不死。”
“蔺阁主一言九鼎,我信你,若是小殊有个好歹,我萧景琰,绝对不会放过你。”


他与小殊去了,却一个人回。他那时抓着他的脖子嘶吼,险些要勒死了他。
“你答应过我什么?你分明答应过我的。”
蔺晨不闪不避只是淡然地看着他:”是我食言,对不起你。”
“对不起,一句对不起就罢了?”他踉跄退了两步,面色惨白,“蔺晨,你为何每次都可这么残忍?”
那人微低了头:”生死有命,强求无缘,长苏这一生到了如今也算圆满。你若是要问罪于我,我也无话可说。“
萧景琰只觉得痛彻心扉,眼中却再无泪水,半晌转过身去:“罢了,我之前留不住你,当日留不住小殊,而今,留你作甚?你走吧。“
”景琰!”
“走,别逼我杀你!”
静谧片刻,衣衫簌簌,又归于沉寂。
他终是走了。
此生此世,也许不再相见。


老皇帝没有挨过那年寒冬,他一身素缟,为父皇守七。却不料,仍有乱党趁乱毒害于他,下的是蛊,连母亲也束手无策。
“琅琊阁主已在来的路上。”母妃垂眸道,“他临走之前留下了白鸽,若我有事便可差人告知。”
他茫然,难怪这段时日母亲对他的疑难总是详解,他以为母妃伴随父皇日久对政史颇有见地,不想仍是那人在后尊尊教诲。
“我知你怪他不曾带回小殊,但是这真非蔺阁主之过,你也该放下了。”
母亲以为他是对小殊之死念念不忘,可他真是如此么?
第三日,他看见一袭白衫出现在眼前。两人之间对默无言,他抬手为他诊脉,良久。
“这蛊,无法可解。”那人道。
连琅琊阁主都不曾解的蛊,那么便是天下无解。奇怪的是,他心内一片平静。
“蔺晨,我知琅琊阁不参天下大势,只是今日我求你一事。”
那人叹了口气:”你让我辅助庭生?“
他点头:”大梁初定,天下初平,此时实在不可再生风波,我知道此路很难,但也只能托付于你。"
蔺晨看了他很久,方道:“我不能解这蛊,但我可以救你。”
他正欲开口,忽觉鼻尖一阵轻烟缭绕,目中渐渐恍惚,耳中窸窸窣窣,不知过了几许时光。
只觉身上一凉又是一重,柔软温热之物赋予身上,渐渐便热了起来。他努力睁开眼,却被拽入情欲的波涛,层层绵绵的快感让人窒息……


”景琰,从此你我两不相欠……“
沉入梦乡之前,有人在耳边低语,他努力想要拽住那人,却无法动一根手指。
渐渐地失去知觉。


再醒来时正看见母亲惊喜的双眼。
”母亲!“他嘶哑低语,”他呢?“
静妃定定得看着他,仿佛能看穿他的内心。忽然伸手轻抚他消瘦苍白的脸颊。
“你爱他,是么。”
“他不爱我……”萧景琰低鸣,旧日的痛仍泛在心口。
“傻儿子。他肯这般救你,心中又怎会没有你。“静妃柔声缓缓道,”等你病好了,便去求他回来吧。”
他抓着母亲的手,眼中湿润。

他本欲放那人自由,那人却又回头。
既已纠缠若此,又怎能两不相欠?
此身此情,只能与你相携。

(完)

 

 

评论(7)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