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步

明月楼

ALL楼 勿忘我 8

撒把土

 

ALL楼勿忘我 8

 

明台显然并没有去找“王天风”的什么亲戚,他正在影楼的二楼托着腮帮子沉思,那表情一会儿苦恼一会儿凝重,差点让于曼丽和郭骑云以为他得了什么失心疯。

“他这是怎么了?”

“我看大概是被长官修理了吧。”

想起老师的手段,于曼丽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看来老师在明家的日子他不会好过咯。对了,他大哥怎么样了?”

郭骑云摇摇头:“还没有恢复,希望长官能想到办法。”

于曼丽惊到:“老师和明长官不是有仇吗?他不会……公报私仇吧?”

“什么公报私仇?”明台不知何时凑到他们面前,满脸阴沉。

“没有没有……我们什么也没说。“

两个人看天看地就是不看他。明台的眼睛危险得眯起来。

“好啦好啦,虽然两个人之间看起来不对付,不过长官是深明大义的人……咳咳……这种关键的时候不会故意使绊子的……只不过会偶尔穿穿小鞋罢了。”

“啊,大哥……”明台站起来就要往外冲,被于曼丽扯住。

“行了,他逗你呢,碰到你大哥的事情你就这么毛毛躁躁。”

“郭骑云!”明台怒瞪某人,郭骑云连忙往下逃。“你们聊你们聊。”

“到底怎么了?”于曼丽看着明台。

明台颓然坐在椅子上:“曼丽,我,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不能喜欢的人。”

于曼丽一怔,试探着问:“是那个女共党?”

“程锦云?你怎么会想到她,我跟她才不是那种关系。”

“那是谁?”

明台抿嘴不说话。

“好吧,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你不能喜欢他?”

“他,他是我很亲密的人,我们从小就在一起,他对我很好,其实可能我小时候就开始喜欢他了,只是自己不知道……”

明台胡乱的叙说自己的心境,于曼丽心里发酸,他真的很爱他。

“原来你和她青梅竹马。明台,如果你觉得她是对的人,那么就不要放弃。这个世界瞬息万变,能把自己所爱的人握在手里是多么不容易的事。”

“曼丽!”

于曼丽眨了眨湿润的眼睛,微笑道:“去吧,我所认识的明台是无所畏惧,勇往直前的人。”

“谢谢你!”

 

明诚很忙,他现在算是新政府经济司代替明楼的一把手,这几天下来堆积下来的工作让他轮轴转。

“阿诚先生?”

略显生硬的国语,正是南田洋子。明诚不动声色放下笔。

“南田科长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阿诚先生客气了,是我打扰你工作了。明长官受伤以来,真是辛苦阿诚先生了。”

明诚客气道:”哪里,这是阿诚分内之事。只是我比不得先生,很多还是得等先生回来才能处理。“

“那么不知道明长官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你知道,明长官现在是新政府不可或缺的要人,真的是离不开他。”

明诚看着南田探究的眼神,她这是来刺探自己呢?还是发现了什么?

“先生其实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只是您知道明家大小姐疼爱弟弟,所以让他在家多歇息几日。我想应该过不了几天先生就可以回来了。"

"几天?“南田脸色微微一沉,继而又扬起脸来,“当然了,明长官的身体是最重要的。但是明天晚上有个酒会,新政府的要员都会参加,请明长官务必参加。”她着重了“务必”二字,看明诚皱眉,又补充道,“如果明长官不来的话,我会亲自去请他。“

明诚心里一沉,脸上却不显。

“好的,等我回去一定转告南田科长的意思。”

“那就有劳了。”

南田朝他点了点头,转身去了。

 

晚上,听到明诚带来的消息,大家不由面面相觑,明楼却坦然道。

“迟早会有这么一天,我能应付。有阿诚在旁边,你们也不必太过担心。”

明诚听他这么一说,心里也顿时一暖,望着明楼的眼神立刻充满自信:“大哥放心。”

明台望了望两人之间的互动,心里有些小别扭。自从跟于曼丽谈了之后,他虽然还是有些迷惑,但毕竟没有那般惶恐了。不管如何,他都还有机会。小心翼翼看了一眼明楼,他撅着嘴道:“大哥,阿诚哥,我也要参加。”

“你去干什么?”阿诚诧异,“明台,不要胡闹。”

“我没有胡闹,万一出了状况,我去也是可以帮得上忙。”他转向明楼,眼中有着殷殷期盼,“大哥,你就让我去吧。”

明楼这几天觉得明台在他面前倒是乖得紧,于是倒也并不十分排斥,只是阿诚既然这么说肯定有他的道理,可是又撑不住明台期盼的眼神,一时左右为难。

这时一直沉默的王天风开口了。

“就让明台去吧。“

阿诚诧异得抬头看着王天风。王天风倒是落落大方。

“毕竟明楼现在情况特殊,我们不能冒险。我也会安排人在周围以免出意外状况。今天我们来仔细计划一下。”

 

夜上海,出了名的灯火酒绿,繁花似锦。

这晚的聚会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上海滩各大报社的记者都闻风而至。

当数日不曾出现的明楼现身的时候,闪光灯也对准了他。

明楼的脚步沉稳,脸上带着笑容,朝四周的人微微颔首。他身边的阿诚亦步亦趋跟着他,一只手挡在他身侧,一边低声在他耳边提醒着一些东西。而另外一边的明台也打扮的耀眼光华,分了不少的注意力。

“明先生,好久不见。”

“明先生看来气色不错。”

“明先生……”

一入场出于礼貌或者别的什么目的,大家都来关怀慰问。明楼虽然面上从容应对,背上倒也是一片汗湿,毕竟在这种时候一步的行差踏错也是致命的。

幸好明诚给的资料很详尽,几乎每一个人都有档案,即便没有,阿诚也会在身边提醒。他做的分毫不差。更何况还有明台。

而在不远处,身着侍者服饰的于曼丽穿梭在人群中,却不时注意这边的动静。

“汪曼春来了。”

阿诚低声警告,明楼不由打起精神,他知道这是他一大考验,汪曼春算是这里面对他最熟悉的一个人,他可千万不能露马脚。

“师哥!”汪曼春穿着雪白的晚礼服,衬托的整个人如出水芙蓉一般明艳动人。“听说你今天会来我真开心,你好些了吗?”

“没什么大碍了。”他恰如其分得微笑着。

“明台也来了?”汪曼春扫了一眼旁边的人。

明台笑得一派毫无心机:“曼春姐,大哥带我来见见世面。”

“你大哥还真是疼你。”汪曼春瞥了他一眼,自然而然得挽起明楼的手,“师哥,我们好几天没见了,我想和你单独聊聊。”语气不自觉透着撒娇。

明楼心下暗道糟糕,脸上却没有显露:“曼春,你看我好几天没有上班了,要跟那边几位司长……”

“师哥,这些人待会见也是一样的。”她凑近他耳边,“我可有重要的事找你。”

明台看着她的小动作就心里冒火,走上去一把拉住明楼:“大哥,我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你给我介绍介绍吧。”

明楼看了一眼汪曼春,搞不准她刚才说的是真是假,想了想还是道:“让阿诚陪你吧。大哥有点事,去去就回。”

看着汪曼春挽着明楼趾高气昂的离开,明台又是生气又是担心。

“阿诚哥,怎么办?”

“放心吧。”阿诚压低嗓音,“一会儿我们找个借口把大哥叫回来。”

“两位先生,要喝酒吗?”托着盘子的女侍者路过身边。

阿诚和明台都从上面拿了一杯酒,于曼丽扮演的女侍者低声道:“南田来了,她身边还带了一个陌生人,暂时不知道身份。老大让你们注意。”

阿诚和明台点了点头,三人错身而过。

 

进入房间,明楼立刻放开了紧紧贴着他的汪曼春,虽然是软玉温香,他却觉得十分别扭。

“师哥,我怎么觉得你有点怪怪的。”汪曼春十分敏感,不由诧道。

“没事,大概是伤还没好,有点累。”明楼微笑着。

“是吗?那赶紧坐下来谢谢。”汪曼春信以为真,紧张的扶着他坐下,“南田科长也真是的,明知道师哥的伤还没痊愈,还急着叫你回来。不就是一个新来的特工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什么?曼春你说什么特工?”明楼敏锐得抓住了重点。

“这就是我要跟你说的事。”汪曼春笑道,“特高科来了一位副科长,马上就要上任,听说这个人很厉害,原来是在东北负责情报工作的,因为上海很重要才调到这里来的。我先告诉师哥一声,你也好提早做个准备。”

“曼春,还是你待我好。”牢记明楼对待汪曼春的态度是“以情惑之”,明楼恰如其分的把手放在了汪曼春的手上,果然汪曼春娇羞的一低头。

“师哥你怎么这么客气呢,以你我的关系,我不待你好还待谁好?”

明楼努力抑制自己的不适感,心里暗暗叫苦,自己难道以前每天都要这么演戏?这可真不是普通的累。

 

评论(12)

热度(59)

  1. 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散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