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步

明月楼

ALL楼 勿忘我 9

ALL楼 勿忘我 

 

(突然很想填一下这个坑,张哥的前原角色只是借人名字一用,完全没有看过原作。)

 

“前原佳彦?”明楼重复着这个陌生的名字,思索。

“师哥也没听说过吗?”汪曼春察言观色。

明楼心中一紧,幸亏汪曼春丝毫没有怀疑得续道:“这就对了,我就说嘛,如果是什么大人物怎么可能连师哥都没听说过呢?又怎么会肯屈就在特高科就当个小小的副科长。”汪曼春一脸轻蔑,“也不过是凭着关系到这里混口饭吃的人而已。”

若是这样那可就太好了,明楼暗想,嘴上却劝道:“曼春,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日本特高科藏龙卧虎,你可千万不要小瞧别人。”

“师哥你就是那样谨慎。”汪曼春娇笑一声,眸中情意绵绵,将手中的酒杯递过去,借势人也依偎过去,“师哥,我们来喝……”

后面一杯两个字尚未出口,就听门外砰的一声,明楼一手搂住汪曼春,左手从口袋中掏出枪来。

缓缓打开的门口却是一个拿着鞭炮的孩子。

“对不起明先生,小孩子不懂事打扰了您和汪小姐……”明诚匆匆赶来把孩子带走,一边忙不迭地朝着里头的道歉。

明楼给了他一个“做得好”的眼神,推开汪曼春缓缓站了起来。

汪曼春娇笑:“师哥,你可真是草木皆兵啊。”

明楼微微一笑,顺手帮她理了一下因为刚才的动作而略微凌乱的头发,顺势起身:“曼春,我们出去吧,如果藤田长官已经来了,我们不在的话就不好了。”

汪曼春风情万种的看了他一眼:“听师哥的。”

 

 

看到明楼携着汪曼春出来,明诚和明台都不由得松了口气,有着明诚刚才一打岔,好歹是不露马脚。

这时藤田也已经到了。但是今天大家的目光都着重落在了站在他旁边的高个子身上。大家都是吃这行饭的,照理说新来的人还没有到必定连背景都被扒的干干净净,但是这位虽然已经传了几日,但是众人却连一点儿资料都没有。那么要么就是这人背景太深被隐藏的太好,要么就是这人太一无是处,完全没有任何记录。

明楼也在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对方。年纪很轻,看来不过二十七八岁的年纪,颀长的身材,长相并不算十分出众,看起来文质彬彬,但是一双黑眸深不见底。明楼心中咯噔一下,直觉告诉他这人并不是泛泛之辈。

藤田将前原佳彦介绍给大家的时候,却只是淡淡几句,说是之前在东北从军,因为受伤之后转到这里做行政方面的工作,介绍无懈可击,口风滴水不漏,前原本人看起来也十分低调,不张扬,对大家的问题有问有答,看起来脾气不错。

明楼并不着急上前搭话,只是暗自观察,见他虽然似乎毫不设防,但众人的搭讪总被他轻巧挡回,其实完全没能试出个深浅来,显然也验证了此人不简单。

他和明诚互视一眼,很显然对方也跟他存了相同的心思。而明诚此时考虑的是,毕竟大哥失忆了,这种情况能少说话还是少说话为好,所以他正考虑着由他打个头阵上去试个深浅。

没想到正想到这里,一抬头间,前原佳彦竟笔直地朝他们走过来,不,不是他们,正确来说,是明楼。

“明楼先生。”前原径直走到明楼面前,脸上带着温暖如春的笑意,声音也低柔动听。“我是前原佳彦。”

“前原先生您好。”明楼礼貌地朝他点了点头,“欢迎你来到上海。您的中文真不错,一点也听不出来您是个日本人。”

前原一双黑眸看着他:“明楼先生,是不记得我了吗?”

明楼脑中顿时轰得一声,脑子中第一个想法就是莫非自己失忆的事暴露了,所以他们特地找了这么个人来试探自己?不对,如果是这样完全可以不必如此大费周章。那么是之前认识的人?不对啊,阿诚这些年来一直跟在自己身边,如果是认识的人,阿诚并没理由不提醒自己啊!看了一眼阿诚,他明显也是一脸错愕。

脑中纷乱纷乱,明楼暗自咬牙,努力平心静气,假装讶然看着前原:“抱歉,我们以前见过吗?”

前原静静看了明楼一会儿,忽然笑道:“明先生不记得是正常的了,我曾经在巴黎大学上过几节明楼先生的公开课,受过明先生的教诲。”

是真,是假?明楼暗忖,脸上却是茅塞顿开得点点头:“原来我与前原先生还有这一段渊源,那真是太巧了。”

“确实,能再见到明先生,聆听先生的教诲,前原也感到十分开心。”前原目光始终放在他身上,脸上倒是一派真诚。

“前原先生太客气了,以后彼此共事,谈不上教诲。”

“听说明先生前些日子受伤了,不知身体是否康复了?”

“已经没有大碍了,多谢关心。”

两人客气了几句,自有别人上来想要同新人交谈,明楼便识趣地退到了一边。

明诚连忙快步跟上。明楼又应酬些时候,便借口身体原因离开了宴会。

 

一坐上车子,明楼便伸手扶住脑袋,一旁的明台连忙扶住他。

“大哥,你怎么了?”

“没事,有些头疼而已。”明楼蹙眉。“阿诚,那个前原,你见过吗?”

“没有印象。”明诚一边开车,一边皱眉,“巴黎大哥教授的是公开课,除了本班学生,还有许多的学生会来参加,所以他的说法也未必有问题。大哥,可是想到了些什么?”

明楼皱眉,摇摇头,

“一开始我觉得他是特高科派来试探我的,但是从他的表现来看,却并不像……”

可能是他想错了吧,或许只不过真的只是一个学生而已。照阿诚的说法,他不认识前原实在不足为奇。

“可是那个前原好像挺关心大哥的。”明台也加入了讨论,“还知道大哥受伤的事情……”

“这个倒是正常的,一个新人如果要进特高科怎么可能不把里面的人的底细摸清楚。”明楼好笑道。

明诚抿着嘴,没有搭话,他觉得这个前原看大哥的目光,很熟悉……

“总之在摸清对方底细之前要加倍小心。”明楼放松自己往后靠。

明台体贴得道:“大哥别想了,你累了这半天,还是先休息一下吧。这个前原你就交给我吧,我去把他底细摸清楚。”

“恩。”明楼费神半天,确实有些累了,干脆也就闭上眼睛歇息起来。

明诚从后视镜看到明台专注的眼神,心中微微一怔。

回到明家,明楼本想等王天风回来,被明诚和明台劝着去休息了,等再醒来已是第二天早晨。

 

 

客厅里只有王天风在看报纸,见他过来指了指餐桌,言简意赅:“喏,早餐。”

明楼点了点头,从善如流得坐了下来,一边问。“他们人呢?”

“你大姐去公司了,阿香去买菜,阿诚上班,明台有事。”

明楼喝了一口牛奶,看了岿然不动的王天风一眼:“对前原有何看法?”

王天风收了报纸:“我让人去查他的身份了。此人绝对不简单。”如此悄无声息凭白出现的一个人说不蹊跷那绝对不可能。

明楼点了点头:“我也有同感。”

“查清底细之前你尽量避免与他接触。”

明楼皱眉:“毒蜂,我们是同级吧?”这种命令的口气是怎么回事?

“你现在失忆了,理应听从我的安排。”王天风理所应当的说。

明楼:……

“看来我跟你以前真的很不和。”

王天风瞥他一眼:“阿诚说的?”

“哦,他并没有这么说。”明楼优雅地举起三明治,“他说我们势同水火。”

王天风:……

“让我猜猜我讨厌你什么?独断专行,不计后果?”

王天风冷哼:“总比你的拖泥带水,妇人之仁好。”

明楼忍不住微微一笑:“好吧,我大概知道我们为什么不和了。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前搭档?”

听到这个称呼,王天风愣了愣。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明楼只管他叫疯子,他竟是已经习惯了。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