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步

明月楼

【ALL黄】 穿越到ALL喻文里怎么办?4

4,

黄少天一路跟出了笼的小鸟似的叽叽喳喳个没完,喻文州耐心得听着他叨叨。也许是因为从小到大习惯了的缘故,喻文州并不像其他人一样会对他不耐烦。

黄少天开心得觉得这个世界也不错,可以身临其境地打怪升级。

他偶尔也会烦恼没有了自己的原来那个世界比赛该怎么办,不过他烦恼也没有用,黄少天是个随遇而安的人,发现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就决定活在当下,尽快融入这个世界。

黄少天跟着喻文州一路打怪,但是有意无意地偏离了路线,饶过了轮回往嘉世走去。他是个机会主义者,一路小心翼翼铺垫,连喻文州虽然略有察觉,但也没有在意。

这天两个人来到了一座山,只见天云蔽日,显得阴森异常。

“这里有些蹊跷。“看看旁边万里无云的天空,喻文州道。

“我们进去看看。”黄少天抽出冰雨,跃跃欲试。

喻文州拿出权杖,使了个破云咒,果然云雾散去不少。

两人艺高人胆大,就这么进了山中。

“看剑!“黄少天看到黑影掠过,立刻追上去破空一剑,只听空中一声凄惨的叫声,那黑影在空中飘散。

“原来是魔灵洞。“喻文州笑道。

“魔灵洞?“

“嗯,魔灵洞大抵是些低修为的魔灵,想要修炼成形,不过他们资质低微,大抵是些游灵,所以修炼成形的几率很低。”喻文州道。“咱们还是走吧。“

“来都来了,不如就去看看嘛!”黄少天这唯恐天下不乱的个性,哪里肯依,举剑就朝着魔灵洞走去。喻文州无奈只得跟上。

魔灵洞中果然更加昏暗,喻文州举起权杖,顿时一片光明,旁边的小魔灵突然纷纷四散逃走。

突然一阵巨大的力量直冲两人而来。

“文州小心。“黄少天立刻挡在喻文州身前,冰雨刷刷刺出,那人只挡了几下,就感觉到冰雨的真气,大惊失色道。

“冰雨?你是黄少天?“

黄少天借着权杖光亮打量着眼前的人,一身黑衣,身上魔意甚重。

“啧,算你有点眼力劲,认识你剑圣爷爷。你是谁?”

那人咬牙切齿,却不说话。

喻文州道:“你是魔宫的人?”

那人看了看喻文州身上的权杖:“喻文州?”

喻文州笑了:“少天,今天运气真好,原以为只是个普通的魔灵洞,没想到有魔宫的人藏在这里,难怪外面阴气如此之重。“

黄少天笑眯眯地:“对啊对啊,真的是出门踩狗屎,天上掉馅饼。喂,看在你刚才认识冰雨的份上,你说说看你想怎么死?你剑圣爷爷给你留个全尸……对了对了哦,你是个魔物修炼的,应该没有全尸的说法,这可不能怪爷爷不帮你了啊……”

“闭嘴!!”魔宫的人一怒之下,拔出兵刃一把快刀刷刷刷砍向黄少天。

黄少天一边接招一边笑:“哈哈哈,你这么快想求死啊?爷爷成全你,打得你屁滚尿流,看剑看剑看剑……“

那魔人哪招架地住,又被黄少天的垃圾话攻击,身心俱疲,简直身心俱疲,很快就没有还手之力。喻文州笑眯眯看着。

黄少天正打算一剑刺穿了他的心脏,却被喻文州叫住。

 “少天,留个活口。“

黄少天对喻文州自然是言听计从,立刻停手,喻文州走到那人身边,问道:

“魔宫之人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有何所图?”

魔人冷笑:“要杀就杀,我不会告诉你们的。”

“哦,这么有骨气啊!!!“黄少天拿着冰雨在他耳边划着,”信不信我用冰雨戳你八百三十一剑,破了你的魔灵,让你永世没办法修炼?“

魔人撇了他一眼:“随便!”

喻文州笑眯眯:“你要是不说,我就昭告天下说你背叛了魔宫。”

魔人脸色顿时惨白:“魔主大人不会相信的。“

他不怕灰飞烟灭,但是魔主大人对待叛徒的手段可是比死更可怕。

“你既然知道我是喻文州,你总该知道我会有法子让你们魔主相信的。“

魔人脸色苍白:“好,算你狠。“

黄少天呲着一口白牙:“还不快说!“

“我,我从轮回偷了个人回来……“

“轮回?“黄少天心里咯噔一下,隐隐有不好的预感。

“喏!“魔人朝着一边努嘴。

两个人同时回头,就见一个二三岁的小孩正一动不动站在角落中,用乌溜溜的眼睛看着他们,因为他个子太小,刚才又身处黑暗之中,是以他们刚才竟然没有发现。

我去!!!!!!!!!!黄少天在心中疯狂得呐喊!不不不,他还是淡定一点儿,不可能是周泽楷。

“他被点了穴。“喻文州打算过去帮他解穴。

“放着我来!“黄少天一阵风似得飘过去。这一看就绝望了!!!尼玛,这俊俏的小模样,三岁看到老,毫无疑问是未来的枪王大大啊。

为什么,为什么还是走到了这一步?黄少天简直欲哭无泪。

书中周泽楷因为练习魔修大成的最后一步,所以会变为婴儿,然后迅速成长,最后恢复原貌,就算大功告成。

而恰巧魔宫这个倒霉蛋偷偷混进轮回想要惹点事,结果就发现了这个住在轮回主人房间的小孩,以为是轮回之主的孩子,所以打算抓回去向魔王请功,途中自然是被他和喻文州碰上,所以他们出手相救,把他送回了轮回。而由于他(黄少天)十分不喜欢孩子,所以送他回去的路上是由喻文州来照顾周泽楷,周泽楷也是由此才喜欢上了喻文州。

可是,他明明现在离轮回那么远,明明故意饶了这么个大弯,为什么还是会遇上这个周泽楷啊?啊,不对,仔细想来,绕来绕去,这里离轮回好像也不远了。黄少天头痛,所以他忘记殊途同归的道理了么?

若是没有喻文州在,黄少天估计真的要抱头痛哭了。

“少天?”

“没事没事。”黄少天强打精神,上去解了小孩的穴道。

四目相对!

周泽楷:……

黄少天:……

好吧!黄少天很是尴尬,通过全知视野,他知道周泽楷虽然外貌这么点大,心智可是完全成熟的,他这个状态对方估计很疑惑吧。

“额,小盆友,哥哥抱你啊。”黄少天硬着头皮,把小孩子给抱起来。

这边喻文州已经把魔人审问得差不多了,看到他抱小孩的别扭姿势,不由笑道。

“少天,我来抱吧。“

“不不不,我来我来我来。“黄少天强烈拒绝,把小孩抱的更紧了。

“少天,你不是不太喜欢……小孩么?“喻文州若有所思。

“哪有哪有哪有,我这么有爱心的人怎么可能讨厌小孩……“黄少天反驳,“再说这娃娃长得这么可爱,天生丽质,玲珑剔透,珠圆玉润,美貌动人,长大之后肯定倾国倾城,天下无双……我多抱会才有好处呢……”

喻文州:……

周泽楷:……

 

 

周泽楷现在很尴尬。

他是轮回的新主,师傅说他马上就要神功大成,把轮回丢给他就外出云游去了。

由于嘉世大会迫在眉睫,他只好开始魔修最后一个阶段,返老还童。

然而他刚刚恢复到二三岁的时候,就被魔宫的人给拐走了。

也是巧合,当时江波涛,杜明他们都有事儿不在,戒备森严的轮回就被一个小小的魔宫之人给入侵了。还把他给带到了这个地方。

其实他倒是不太担心,再过两天,他就会恢复个三成的功力,到时候对付这么一个小小的魔族人实在不是大问题。

但是这么巧的,这个时候喻文州和黄少天来了。作为轮回未来的主人,以这种状态跟蓝雨剑派相见实在不是那么合适,所以周泽楷选择了沉默。

可是,对面这位蓝雨的剑圣是怎么回事呢?他见到他时眼中的震惊,到后来的痛苦纠结他都看在眼里。

他认识自己?

不可能啊。

周泽楷百思不得其解。

 

 

“师兄,快走快走,咱们快去轮回把这孩子送回去。”把那倒霉的魔宫人打回了魔灵,黄少天就开始催促喻文州上路,仗剑飞向轮回。

可是喻文州不同意。

“不行,御剑飞行的话,这么小的孩子受不住的。”喻文州戳戳周泽楷粉嫩的脸颊,笑眯眯,

黄少天:……文州啊,这孩子可是轮回的枪王周泽楷啊,不要被他的外表所蒙蔽好嘛?TOT

他当下就想把事情摊开来说,但是又没办法,他怎么解释他知道这些啊?难不成要告诉队长,他们是在一本书里面,而且书里面你还是个总受?

黄少天压住一大串话,感觉自己要被憋死了。

“好吧,那我们带着这小家伙赶紧走好嘛?估计轮回的人看他不见了也很着急。”

“嗯,这倒是。不过这么久没吃饭,这孩子可能会饿了,咱们还是先找个地方给他弄点东西吃吧?”

 

黄少天欲哭无泪,不要吧队长你不要这么温柔啊,书里面就是因为你对周泽楷太好了,他才会喜欢上你的。你这是把自己和他都推入地狱的行为啊。黄少天低头看着怀里的周泽楷,简直想吼他,可是说来周泽楷也挺可怜啊,在书里面他也不过是爱上了一个人,结果最后就那么惨……想起自己当时和他同病相怜,都没有好下场,黄少天就决心帮难兄难弟一把。

周泽楷,你放心,这次我绝对不会让悲剧再次发生了。

 

 

 “少天啊,原来你真这么喜欢小孩呢。“

喻文州觉得这样的黄少天也挺可爱,笑眯眯。

我这是为了谁啊?黄少天恨恨地喂着周泽楷吃饭。

“来,张嘴。”

周泽楷乖乖张嘴,他性子本身纯良,虽然觉得黄少天挺奇怪的,但知道他对自己没有恶意,只是时不时哀怨地瞅着自己的眼神,是啥意思?

“少天,你真的可以?”

吃完饭,喻文州打算去休息了。

“当然可以。”黄少天斩钉截铁地回答。

“那就麻烦你帮他洗澡了!”喻文州笑眯眯抛下一句。

五雷轰顶!!!!

 

“我去,你害羞个什么劲啊。”

热水准备好,黄少天打算去脱周泽楷的衣服,小孩却不愿意了,别别扭扭拽着衣服就是不让他脱。

嘻嘻,难得看枪王大大的裸体呢!黄少天眼珠一转,玩心顿起,顿时忘了其他事,只想逗逗周泽楷。

“来来来,别害羞啊 ,哥哥带你洗澡澡了。“

黄少天发出邪恶的笑,过去将枪王大大剥了个干净。呀呀,真是细皮嫩肉呢,皮肤好粉好嫩,跟个洋娃娃一样。要不是有那个东西,还以为是个女娃呢。黄少天想着,不怀好意将目光转向他的双腿间。

周泽楷立刻拿手盖住,一脸警惕站在那儿,可惜他太小了,又光着身子,怎么看都是可怜兮兮的模样。

太爽了。黄少天想起八赛季蓝雨惨败轮回的事,这会儿总算觉得出了一口气,于是也不打算逗周泽楷了。

看盆子够大,黄少天自个也脱了衣服往澡盆里一趟,把小孩放在自己腿上。

“你自己洗哦。“

黄少天全身被热水一浸,很是舒服,懒洋洋将半闭上眼睛。

周泽楷呆呆的坐在他腿上,看着黄少天被打湿的眉眼。

这是他记事起第一次跟一个人赤裸相见。

他独立得很早,小时候师傅将他捡回轮回,却没有跟其他人住在一起,而是将他放在一个单独的地方,除了每天有人给他送饭之外,他几乎就是自己一个人练功。所以养成了极其沉默寡言的性子。不知道怎么跟人交流。

而现在,跟这个人赤裸相见,周泽楷莫名就觉得脸庞发热了。他知道黄少天当他是个小孩子,但是他其实不是个小孩子。

就像现在,看着那人鼻尖上的那颗小水珠,他突然很想伸手帮他抹去……

 

 

“小周!”

只听砰一声,一个人破窗而入,然后嗖嗖又进来几个人。

“怎么啦?“

黄少天梦中惊醒,揽着周泽楷跳了起来。

然后看到了屋里一堆碎木头,破窗而入的几个人正呆若木鸡得看着他。

“少天!“喻文州闯了进来,看了看状况,随手一挥,床上的被子就飞起来将他和周泽楷罩在里面。

“我靠,耍流氓啊。“黄少天手忙脚乱抱着周泽楷蹦去床上换衣服。

喻文州看着保持僵硬姿势无法回神的几个人,咳嗽两声。

“几位,轮回的?“


评论(16)

热度(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