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步

明月楼

【ALL黄】穿越到ALL喻文里怎么办?6

6,

 

黄少天拖着喻文州去了兴欣。

兴欣所在的小镇离嘉世着实不远,但却显得有点儿不起眼,兴欣客栈很好找,随便问了一个人就找到了。

喻文州一路脸色平静,但是黄少天对他太过熟悉,知道他心情不太好,不由心惊胆战,心不在焉。

到了兴欣,这会儿人不多,大堂里稀稀拉拉的坐着一两桌人。柜台前老板娘大概三十多岁,长得颇为美艳,正无聊打着哈欠。看到来了客人便亲切招呼。

“两位,住店吗?”

喻文州问道:“请问叶秋在吗?”

“叶秋?哪个叶秋?在哪里?”老板娘睁大眼睛,不可思议得看着两人。、

“老板娘!”后面突然探出一个头来,“是找老大的哦。”

“哦,原来找叶修啊,也不说清楚,害我吓一跳,以为叶秋大神来了呢。”老板娘又恢复懒洋洋的样子,“喏,在后面……”

喻文州有点困惑,但仍是礼貌说了声谢谢,带着黄少天往里走去,一进门,刚才那个人就跳了出来,却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身材高大,长相十分英俊,有点桀骜不驯的模样,他上下打量了好几眼喻文州,眼睛一亮。

“你就是老大的媳妇儿吧?长得真俊啊,老大的眼光真好!!!!”

喻文州:……

黄少天:“喂喂喂,你是谁啊,长得人模人样,怎么满口胡说八道呢!!!”

“我啊,我叫包子啊,我没有胡说八道啊,你刚才是夸我长得帅吗?谢谢你啊,你也很有眼光……”

“我去!!”黄少天作为话唠岂能接受被人怼?他张口正想齐集洪荒之力怼得这人连爹妈都不认识,那边一个房门打开,叶修满脸颓废施施然从里面走了出来。

看到喻文州,叶修眼睛一亮,猛地奔了过来,握住了他的手。

“文州,你来啦,太好了,我正想去找你呢。来来来,快跟我进屋……”

被拖走的喻文州:……

呆立当场的黄少天:……我是不是拿错了剧本?

包子:“哇,好恩爱啊,老大和嫂子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不过,这大白天的,老大也太猴急了一点吧。吼吼吼吼……”

 

 

黄少天开始怀疑人生了。我是谁,我在哪里?刚刚发生了什么?昨天发生的事难道完全是我在做梦?

所以这个节奏叶喻两人还是恩爱的一对啊。。那昨天是咋回事?

哦,对了对了,昨天叶修分明就是拉着他出去干活的,利用完了他也不说请吃个宵夜,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活才找他,哪舍得让文州劳动。

“禽兽!!!!”黄少天怒发冲冠。

“小兄弟你是不懂的。”包子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年轻人嘛,情人久别重逢,两个人卿卿我我很正常的嘛,你是羡慕不来的。说来你到叫什么名字啊。”

“滚滚滚,什么久别重逢,卿卿我我,文州才不会做这种事。还有,你你你,你你到底是谁啊,你跟那个叶不羞到底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老大啊。”包子对他说,“老大可厉害了,我那次跟着他一起打个妖怪,就被他折服了,决定跟着他混。你呢,你跟大嫂是什么关系?”

“什么大嫂,谁准你叫他大嫂。”黄少天听到这个称呼就来气。“包子是吧。有种来跟我PK啊?”

“PK是什么,好有趣啊。”

 

 

外边两个人吵吵嚷嚷,一言不合就动起手来,房内两个人规规矩矩得对着千机伞。

“文州啊,你快帮我看看,这个武器到底该怎么弄。老魏不在这,这可真麻烦了。”

“叶神,原来你这段时间到处跑都是为了这个法宝?”喻文州笑道。“昨天叫少天出去也是为了这个?”

“是啊,少天回去什么都跟你说了吧?这小子……快快快,帮我看看。”

“好!”

 

等到两个人从房里出来,院子里空无一人。

“咦,人呢?”

一个小伙计跑过来:“他们在外边是树林子里面比试呢。 新来的那位少侠好厉害哦。老板娘,小唐,小乔,他们都过去了。”

叶修头疼。

喻文州微笑:“咱们过去看看吧。”

 

远远地就听到黄少天咋咋呼呼得声音。

“厉害厉害,这招用的不错,就是还不够熟练,时机稍微晚了一点……这招就不对了哦,应该这样这样………咦咦咦……还来啊……”

两人一看,黄少天正在跟唐柔打得不亦乐乎呢。包子在旁边大呼小叫,老板娘却若有所思,还有个清秀的少年也在一旁观战。

“叶大哥。”看到叶修,少年跑了过来。

叶修点了点头:“小乔,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本来是包子哥要跟他打,后来柔姐过来,也要跟他打,然后就……停不下来了……“

叶修摇头,唐柔这性子,真是不服输啊。

“叶修!”老板娘突然跑过来。“你告诉我,他……他……他到底是不是黄少天?”

“是啊!”叶修耸肩,“话唠成这样,不是他还有谁。”

老板娘眼前发晕,居然真的是大名鼎鼎的剑圣黄少天,她又转过头,颤抖的指着喻文州:“莫非,你……你是……”

喻文州温文尔雅一笑:“你好,我是蓝雨喻文州。”

老板娘扶着额头:“让我晕一下……”

“少天!”喻文州抬头,“可以停手了。”

黄少天谁的话都可以不听,但是喻文州的话是不能不听的,虚晃一招。

“唐柔是吧,很不错哦,下次再跟你打。”

说罢收剑回到了喻文州身边。

“满头是汗。”喻文州从怀里掏出块手帕帮他擦脸上的汗。

黄少天看了看他的脸色,感觉到他心情非常好。啧啧,难道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你们谈完了?”

“恩!”喻文州微微一笑。

“那我们走吧,我饿了!”黄少天扁扁嘴。

“喻掌门,黄少,光临寒舍,蓬荜生辉啊,不如就留在小店,让我好好招待一下你们?”

老板娘好不容易见到修真界的大人物,自然不肯放手,决议要留他们吃饭。

叶修看了看天色:“都这么晚了。就在这吃吧,就当谢谢你们的帮忙了。而且老板娘烧得一手好菜,特别是西湖醋鱼,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哦。”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听到美食,黄少天眼睛一亮,期待得看着喻文州。

喻文州点头:“如此,有劳了。”

 

 

这天晚上陈果也就是老板娘果然大显身手,烧了满满一桌菜,还特意加上了自家的陈酿老酒,黄少天吃得一本满足,连连夸赞老板娘手艺了得。

陈果很是开心:“黄少能喜欢我的厨艺,陈果真是三生有幸。真想不到我兴欣居然能够得到蓝雨掌门和剑圣大大的光临,真是蓬荜生辉。来来来,敬你们一杯。“

黄少天笑道:“老板娘,你这话也太谦虚了点。修真界第一人都在你这呆着了,我和文州也算不了什么。”

“修真界第一人?谁啊?“陈果一愣。

“叶秋啊。“

“叶秋?“陈果站了起来,”那可是我的偶像啊,他在哪里?”

黄少天:……

喻文州:……

“所以你不认识叶秋?”

“不认识啊。”陈果说,“不瞒你们说,我爹以前非常想要修真,于是去嘉世求学,结果资质太差被赶了出来才这这里开了个小小的客栈。后来叶秋大神出世,他老人家多次去嘉世想要一睹他大神风采,结果大神神龙见首不见尾,家父去世之前还耿耿于怀……”

黄少天:……

喻文州:……

“所以,你真的不知道他是谁?”黄少天忍不住指着仍然在老神在在吃菜的叶秋。

“老叶,你也不告诉她?”

“我告诉她了啊。”叶修苦笑,“她不信。”

陈果眨眨眼:“他不是叶修嘛?”

“他就是叶秋。”

“什么?“陈果站起来看了叶秋好几眼,”黄少别逗了,叶秋大神怎么可能长成这副颓废脸嘲讽样……“

叶修:……

黄少天:“是真的是真的。叶不修本来就是这副样子好嘛?你们不要被他那些传说给吓到了,他本来就是颓废脸嘲讽脸毫无下限……”

“喂………少天大大,说人坏话的时候是不是应该背地里说啊,我人还在这儿呢。“叶修翻了个白眼。

陈果愣了半天,转向喻文州:“喻掌门,我相信你是不会骗我的,他,他真的就是叶秋大神?”

喻文州点了点头:“不然我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啊!!!!!!!!!!!!!!!”陈果大叫一声,瘫倒在椅子上,“我不信,怎么可能!!!!!!!!!!!”

“果果,你没事吧?”一旁的唐柔忙安抚她。

“还我的青春,还我的偶像迷恋。”陈果痛心疾首地看着叶修,“我坚决不承认这货是我的叶秋大神啊。”

包子还在往嘴里填东西:“叶秋大神,是什么啊,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你这个白痴,真的是修真的人嘛?居然连叶秋都不认识。”黄少天忍不住骂道。

包子扁扁嘴:“我又不认识什么叶秋大神,我只认识我老大啊。”

黄少天这下真无话可说了:“老叶,你到底从哪里找来的这极品?”

“哈哈哈。能让剑圣大大闭嘴的人可不多见啊。”

“卧槽!!!!!!!!!!!!本剑圣是不想跟脑子少一根筋的人一般见识好不好!!”

“行行行。包子是我在路上捡的,小乔也是,我们一路到了这里,刚好老板娘这里缺人,就留下来打工咯。”

“就这么简单?”

“不然呢?”叶修笑眯眯道。

陈果回过神来:“不对啊,你不是失踪了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修看了看四周,喻文州了然,用权杖布了一个结界。

“老板娘,这里没有外人,我怀疑嘉世被魔道入侵了。“

“什么?“陈果失声道。

“其实很长一段时间我已经觉得不对劲,而这次我在万妖谷受袭让我确定了这件事,所以我只能隐姓埋名想要查出真相。”

陈果点了点头:“大神,相信我,我一定会保守秘密,小唐也是。”

“如果不信任你们,我就不会告诉你们了。”叶修笑了笑。

喻文州微笑:“叶神,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随时告诉我们。”

“谢谢你,文州,你今天已经帮我很大的忙了。”

“我呢我呢我呢!!!”黄少天撇了撇嘴,”老叶你个没良心的,昨天谁帮你劳心劳力一晚上打怪啊!!!“

叶修笑眯眯长手一伸,揽住了黄少天的肩膀:“咱俩谁跟谁啊,还用道谢嘛?“

黄少天一愣,眼见对面喻文州的脸色开始不好了,连忙抖掉叶修的手:“什么什么啊,亲兄弟明算账,老叶你可要记住我对你的好啊,下次陪我PKPKPK……”

“PK是什么?”叶修懒洋洋地,“不过没关系啊,你想干什么我都陪你。“

“我去!“这话越来越不对味了,黄少天浑身不自在,站了起来,”文州文州,吃饱喝足了,我们回去吧。“

“这怎么行 。”陈果豪气地站起来, “难得你们大驾光临,今天一定住在这儿吧,兴欣别的没有,空房间多的是。“

“谢谢老板娘。“喻文州站起来,彬彬有礼道,”不过蓝雨的人明天就要过来了,我们得先回去准备参加嘉世修真大会。而且叶神住在这里的事最好不要引人注目。我们先告辞了。“

“对对对,就是这样,我们先走了啊。再见再见。“黄少天拉着喻文州就走。

看着两人匆匆离开的身影,叶修眯起了眼睛。

陈果和唐柔互看一眼,都察觉到了某种修罗场的气息。

包子举着筷子,一脸疑惑:“不对啊,老大,为什么嫂子走了啊?“

“你叫谁嫂子呢?“

“不就是那个喻……“

“你认错人了。“叶修拿筷子敲了敲他脑袋,”以后别记错了,黄少天才是你嫂子。“

陈果:……

唐柔:……

小乔:……捂住嘴巴。

包子张大嘴巴:“哦……”

 

 

……

 

“文州,你听我解释啊。”一路上,黄少天简直觉得有口难言,汗流浃背。

“少天,你喜欢叶神吗?“喻文州转过头,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

“不,没有,我跟老叶只是兄弟之情,我发誓。文州你一定要相信我。”黄少天指天盟誓。

“那就行了。“喻文州微笑,伸手揉了揉黄少天的脑袋,”师兄相信你。“

咦?

这就完了?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的笑容懵了。

“不早了,早点回去睡觉吧。“

“嗯,哦,哦……“

黄少天很是纠结,队长这么信任他,他怎么能眼睁睁看着队长陷入漩涡。

都怪那个老叶,莫名其妙态度暧昧不清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嘛!


评论(12)

热度(223)